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暝途听笙    第一章:黑云遮月道迷茫,惊风狂澜待君来。第一节:暝途问道

第一章:黑云遮月道迷茫,惊风狂澜待君来。第一节:暝途问道

前言

 

乱世悲音穿云峰,

白衣少年仗剑行

红尘染衣心通明

依陷爱恨纠葛中

 

第一节:暝途问道

初始元年十二月,王莽接汉太皇太后王政君传国玉玺,接受汉平帝刘婴禅让后称帝,改国号为“新”,改长安为常安,开创通过符命禅让作皇帝的先河。

建国五年,豫章郡云锦山有三人奉察举昭入常安学习

“师傅,我与二位师兄皆是修道之人,为何师傅乐意送我等去朝廷博取功名?”年幼的邓禹满脸疑惑的问道。

但见旁边黑胖老者强华淡然一笑:“我且问你,何为修道?为何要修道?”

邓禹挠头半天,道:“我所认为修道,乃是通达天地之理,明晓世间之事,无拘无束,洒脱自在。”

强华没有回答,转身问身边的两个徒弟:“惊涛、镜心,你们在山上学习时间长,以为如何?”

大徒弟叶惊涛俯首答:“修道即是修心。我等降临人世之初,皆怀善良恻隐之心。或胸怀万世,或悲天悯人,亦或是只为守护挚爱亲朋。虽时间纷扰,但无论何时,心中的真与善不会泯灭。因此,无论在深山修行,还是在尘世历练,都是为了保持本性,不忘初心。”

强华微微一笑,看向陈镜心。

陈镜心略一沉思,道:“师兄、师弟说的十分在理。我所认为的道,即是要遵从天理,行可行之事,做该做之人。无论积德行善,还是征讨杀伐,但求不愧于本心。”

强华眉头一锁,语重心长道:“修道之人,要避免无谓杀戮才是啊。”

陈镜心急忙低头作揖道:“弟子谨记。”

强华拱手向天,恭敬道:“昔我黄帝,梦获玄机,华夏始立;圣者老君,千字天机,教化万民;姜公留侯,周易奇门,安邦定国;更有无数同门在乱世下山,救天下于危难,或功成归山,或清骨埋世。不求功名存世,但问世间太平!只可惜圣人终却陨落。”说完之后,强华不由的一声叹息。

叶惊涛安慰道:“师傅,尊者虽逝,不要太过难过。他们的遗志不曾断隔,道之江水亦滔滔不绝。”

强华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我所叹息,并不是因为尊者已远。无论是羽化飞升,还是清骨埋地,最终是不负初心,必不会有什么遗憾。我叹息,这天下从来就没有太平过,总有那么多人和事让我等心不安宁。自高祖建汉到平帝禅让,这两百多年天下何曾真正太平过?”

众人听罢,纷纷沉默。远且不说,这九州华夏之地,百年间内忧外患确实没有停息过。

强华转向邓禹,道:“何为道?为何要修道?为师资质愚钝,也不能完全参透。我认为的道即是顺从天命,无为不争。无为,并非不作为,而是依照天命和初心而为;不争,并不是要忍让退避,而是不做无道之争。比如,我想获取稻米二十斛,应按时耕种,勤于看护,亦或是用麦进行交换。不能断别人浇灌之水以利自己收获,更不能靠偷抢获得。我所收获的稻米,别人若要强取,我便不能忍让,要全力保护。此为无为不争也。

然这天下,芸芸众生,却大多无法守护初心到善终。多少人被世间的繁花迷乱了双眼,渐渐的开始尔虞我诈,鱼肉他人。

实现平生报复,青史扬名固然可喜。但我与你等下山入朝,并不是为了帮你们博取功名,而是想让你们立于云端雨泽众生。你们应该谨记:上善若水!”

三人俯首答:“弟子谨记!”

邓禹笑着说:“师傅这么耐心教导我们,令我等受益良多。”

强华面色一沉,突然有些不正经起来,假装生气道:“说的我好像平时不教导你们似的!”

叶惊涛急忙说道:“师傅莫怪,师弟并非此意。”

“知道了,你就知道护着他们,生怕他们受一点委屈。”强华也没多说,迈着八字步大摇大摆的继续赶路。

连日奔波后,到达常安。四人在城郊路边喝茶,突然一个身穿官服之人急急忙忙的跑过,边跑边喊救命。身后有两人随从,均穿着红黑法服,其中一个圆脸大嘴,另一个小头小眼睛。

强华看到穿法袍二人,冷不防手一抖,端起的茶撒了一桌子。

叶惊涛急忙问道:“怎么了,师傅?”强华紧锁眉头,刚想说话。此时路边窜出七八个蒙面人奔逃命的三人追去。

叶惊涛、陈镜心拔剑而立,邓禹也紧张的握紧了手中剑。

叶惊涛问道:“师傅,怎么办?”

强华还未回答,只见陈镜心纵身一跃,跳至蒙面人群中。

强华大喊一声:“勿伤人性命!”

陈镜心听到强华呼唤,暂停了一下,接着看了下远处的官员,突然利剑出鞘,斩杀了三个蒙面人。其他蒙面人见势不妙,纷纷撤退。官员和穿法袍的人也即可离开了。

陈镜心看了下跑走的官员,若有所失的走回到强华面前。

强华大怒,训斥道:“让你别伤人,为何不听?!”

陈镜心自觉委屈,争辩道:“京城之下肆意行凶,我岂能等闲视之?”

强华怒骂道:“即便不合法理,但你为什么要取他们性命?!你是习武之人,应该看出那蒙面之人并不懂武功。你将他们打走便是,为何要造如此杀孽?你还有理了?!”

叶惊涛急忙说道:“师傅莫生气,师弟也是一时情急。短兵相接难免有损伤。”

强华继续不依不饶:“你以为被追杀的就一定是好人?我看他们不是人!”

陈镜心此时已略有悔意,急忙道歉道:“师傅,徒儿错了,下次一定掌握好分寸。”

强华很不耐烦,大手一挥道:“赶紧进城吧,以后的是非估计不会少。”

邓禹站着半天没说话。一直盯着官员逃跑的方向。

四人走在路上,见途中无人,邓禹突然问道:“师傅,你说他们不是人?那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