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暝途听笙    第一章:黑云遮月道迷茫,惊风狂澜待君来。第二节:干将现世

第一章:黑云遮月道迷茫,惊风狂澜待君来。第二节:干将现世

第二节:干将现世

叶惊涛和陈镜心一下愣住了,方才领悟强华之前所言并非气话。

陈镜心道:“师弟这是何意?”

邓禹撇嘴一笑,使了个眼色,神秘兮兮道:“当然要请教师傅咯。”

强华看了下邓禹,感慨道:“真是万幸啊,你们好歹有一个不像张大顺那般痴傻,我总算收了个像样的徒弟。《周易·乾》有云‘风从虎,云从龙。圣人作而万物睹’。虎啸生风,龙吟化云,万物的异动都能通过周边异象发现。我观穿法袍的二人,水泽之气丰盈,头顶又有灰云伴随,料想是水间灵物修炼成人型,来人世寻找一番造化。”

陈镜心问道:“师傅,这世间真有妖魔鬼怪?”

强华说道:“人总是以自己为标准,将不同于自己的灵类归为异类。说妖魔鬼怪,总带有恐惧及不屑之情,其实大错特错。万物皆有灵性,加上好的造化,皆可修道成仙。花鸟玉石,感受日月精华,魂魄生成,渐成人形;地下阴魂虽阳寿已尽,仍可吸取月之精华,不断修行,成为鬼仙; 魂魄不肯升天仍依附躯体之人,若躯体得以长存,也能炼化成魔仙。”

邓禹问道:“那为何世人对妖魔鬼怪多有畏惧?”

强华,没有正面回答,他看了看叶惊涛,不耐烦地说道:“懒得跟你们说了,问问你们师伯的乘龙快婿吧,我就不信庄师兄没跟他讲过。”

所谓的庄师伯乃是强华的师兄庄光。庄光有一徒弟,名为张大顺。他有一女名庄晴,自小与叶惊涛相好。

强华则收有三徒弟,分别是叶惊涛、陈镜心、邓禹。

几个师兄弟中,叶惊涛最大,庄晴次之,张大顺排行第三,其次是陈镜心,邓禹最小。

听到强华言语,叶惊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我倒是听师伯说起过。人为万物之灵,是地行仙,修仙问道之路最为平坦。但不能说其他灵种就无法超越人。所谓妖魔鬼怪的修行,也像人类成长一样,从懵懂起步开始,艰难而漫长。因世事无常,光阴难负,导致太多非人灵种走上荼害生灵的快捷之路。此为天道所不忍,亦与修行背道而驰,故为世间所不容。”

强华冷笑一声,道:“你们可听明白了?”

陈镜心和邓禹第一次听说鬼怪之事,一时有些糊涂,只得面面相觑。

 “好了,看你们笨的跟猪一样,以后慢慢领悟吧!”强华继续说道:“不要因为你们是察举推荐的人就自鸣得意,说句中肯的话,这世间聪明的猪可比你们精明百倍!”

陈镜心和邓禹听了,觉得好气又好笑,但都没在意。师傅强华一向嘴不饶人,其实只是说说而已,大家都被奚落惯了。

不知不觉间,已看到常安城墙外。

不远处,一群人策马奔来。将师徒四人团团围住。

强华疑惑,向前问话:“不知各位有何事赐教?”

为首的一个人说道:“我乃灵仙教教主法图明,与我朝美新公、圣教护法返朝途中被歹人偷袭。因我等有要事须立即上报,故未做纠缠。你们既已出手,可将歹人擒获?”

强华一听,觉得好气又好笑:这几个人狼狈逃窜,找到帮手后反而对救命之人耀武扬威,真真不懂感激。

强华不慌不忙道:“强人已被打退,未曾追击。”

身穿官袍之人怒斥道:“休得狡辩,我乃新朝辅政大臣美新公哀章,你等不尽心协助朝廷大臣,难道不觉惭愧吗?众将听令,将此人拿下,关押候审!”

叶惊涛愤然向前,义正言辞道:“我等好意救你们,却要被关押。朗朗天下,居然有如此荒唐之事!”

哀章恼羞成怒。此次他大张旗鼓返回,只想威风一下,在百姓面前找回些颜面而已。可叶惊涛如此一说,哀章更觉颜面无光。他拔剑一挥,命众官兵将强华众师徒团团围住。

叶惊涛、陈镜心、邓禹纷纷握住宝剑,准备随时反抗。

“莫慌!”强华低声叮嘱。

剑拔弩张之际,又有一队伍奔袭过来。只见旌旗招展,一个黑面大汉入黑云遮日般迎面而来。这黑脸大汉,身高一丈有余,面似黑铁,目若晨星,手握震天锤,犹如巨灵仙下凡。

黑面大汉纵身一跃,落入人群之中,顿时风起尘扬。

大汉大喝一声:“何等刁民,敢在此放肆!”。声吼如闷雷,荡心抑魂。

师徒四人心里顿时一惊,知此敌手绝非凡人。

大汉转身,向哀章恭敬行礼道:“辅政大人,我巨母氏受太祖厚恩,尚未回报。今且让我处理此事。”

哀章听闻,立即眉飞色舞道:“巨母氏,我听闻你威力无穷,且深得奇门要义,想必不会让我等失望。此四人对我不敬,你要好好教训下他们!”

“是!”巨母氏说罢,转身对强华四师徒大喝一声道:“尔等有何能耐,尽管用来!”

见避无可避,叶惊涛对强华说道:“师傅与邓禹师弟暂且退后,且让我和镜心来对付他!”

言罢,叶惊涛和陈镜心纵身向前,犹如双鹤归山奔向巨母氏。二人闪转腾挪,围着巨母氏左右夹攻。

巨母氏怒展双臂,挥动巨锤,如疾风暴雨般砸向二人。

只见周围尘土飞扬,剑影飘动。巨母氏左右难敌,突然双锤砸向叶惊涛。惊涛灵机一闪,躲开攻击。陈镜心趁着破绽,一招花鲢出水刺向巨母氏背部。巨母氏不待锤头落地,奋力提锤反向砸向后方。

众人心里一惊:巨母氏原来是故意漏出破绽吸引陈镜心!

只见巨锤夹着风声砸向陈镜心,陈镜心招式已出,无法回退,只能准备持剑硬接!这一锤下去,就怕是山石也要被砸裂,何况是凡身肉体的陈镜心!

锤头如乌云般卷来之际,忽见灰尘中一把利剑飞转,犹如闪电般砍向震天锤。须臾间,锤头被砍掉,巨无霸身体失去平衡,连转两圈后摔倒在地。

被砍掉的锤头顺势落到到陈镜心身上,虽已被减缓了力量,但依然将陈镜心砸倒在地。

“师弟,你没事吧?!”叶惊涛纵身跃至陈镜心面前,查看伤势。

黄尘飞扬,斩断震天锤的剑斜插在地上,熠熠生辉。人群中一位将军高声叫道:“好一个叶惊涛!好一把干将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