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暝途听笙    第二章:镜心扬威盖马山,剑走偏锋迷红尘。第一节:秋风折叶

第二章:镜心扬威盖马山,剑走偏锋迷红尘。第一节:秋风折叶

    第一节:秋风折叶

抵达辽东郡,安营扎寨后,严尤与其他副将及叶惊涛等人入帐商议。

严尤道:“今已到辽东,诸位看该如何讨伐这些乱臣?”

一偏将道:“我等均保家卫国之人,自然看淡生死,随时愿为九州安宁献出热血之躯。但高句丽百姓亦是新朝子民,一旦大规模开战,势必会损伤无辜百姓,令人令人痛心。老子有云:‘善为士者,不武’。今我大兵压境,料想敌人必定恐慌。我等可先按兵不动,只管制造庞大声势,其军心必乱。然后我们在玄菟郡制造恐慌言论,灭其士气,再派使者劝降朱蒙,以达不战而屈人之兵之效。”

严尤道:“不失为一条好计策。其他们有何高见?”

又一偏将道:“吾认为不妥。兵之情主速。朱蒙既敢抗旨,说明其已做好固守准备。我大军若拖延太久,必会暴露我方军情,朱蒙会更好防范。且我军是远征,并不熟悉该地地理,拖延越久,越不利于战事。当今之计应迅速探查,寻找其防守薄弱之处,一举击破!”

严尤又看向其他人,道:“你们以为如何?”

一探查官员起身,道:“禀将军。据密探提前查证,朱蒙近几个月在玄菟郡增高城墙,不断招募士兵,勤加训练,兵力已达两万之众。其南门防守兵力多为新兵,与其他城门相隔较远。若想强攻,可攻南门,不到一个时辰便可攻下!”

严尤沉思片刻,道:“玄菟郡东临辽东郡,北接扶余。若玄菟被破,朱蒙欲逃窜至西南方向,该如何阻截?”

探查官说道:“若逆臣逃窜,必走盖马大山。”

严尤起身观看地图,点头赞许道:“确实如此!这小小高句丽,无论怎样都能轻易拿下。我只是不想太多人遭殃。传我令,派信使送信给朱蒙,命其开城投降,我可饶其不死。如若朱蒙不投降,众将军,按以下计划行事:我率两万士兵直奔西门扎营,李成率两万士兵白天隐藏踪迹,夜间马蹄包布、熄火偃旗前进,至南门附近待命。朱奇峰将军率五千士兵铲除玄菟郡与盖马大山之间的粮草补给。其余五千人由张远将军率领,去盖马大山埋伏。攻城之后,勿扰百姓,缴械士兵必须放过!”

“是!”众将军纷纷领命而去。

严尤走向叶惊涛三人,道:“你们随队伍去盖马大山吧。”

陈镜心心有不愿,主动请缨道:“将军,我愿随南门将士攻城。”

严尤道:“抓捕朱蒙,需要你等聪明矫健之人,你们师兄弟三人正合适。莫要急于立功。即便朱蒙在守城时就被处决,你也不用担心,日后自有你施展才华的机会。按军令执行吧!”

“是!”陈镜心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,随叶惊涛告退。

一日后,朱蒙回信,不肯归降。严尤号令:“按计划开始部署!待东门信号烟起,南门开始攻城,斩断粮草补给的队伍亦开始行动!”

两日后,大军到达玄菟郡西门。

严尤立马阵前,对着城墙之上的朱蒙叫阵:“朱蒙,你已无退路,为了边城百姓和士兵,快快降了吧!”

朱蒙道:“我乃大汉子民,并非莽贼臣民!”

严尤怒斥:“满口胡言,新朝未建之时,你就曾多次抗旨逆君,骚扰辽东百姓。今大军围城,你少拿忠于汉室说事!”

朱蒙道:“我朱蒙对大汉绝无二心。玄菟郡百姓信赖本王,本王不能辜负臣民所托。王莽篡权,致使民不聊生,不值得我追随!”

严尤道:“朝廷强大之时,你等受朝廷庇佑。今见朝廷羸弱,便拒绝援助,岂是君子所为?忠犬尚不嫌家贫,你不帮朝廷,反而不停骚扰辽东百姓,岂不羞愧?!”

朱蒙怒了,道:“将军休要言语讥讽。王莽不除,我誓不归顺!”

严尤叹息道:“好吧。我朝现在虽内忧外患不断,但打你小小高句丽却不是难事。”言罢,严尤挥舞令旗,命士兵点起信号通知攻城。

南门李成见烽烟起,号令众人攻门。朱奇峰也开始攻击粮草补给军营。

南门高句丽守将见突然冒出这么多士兵,突然慌了手脚,急令死守。

严尤大军历经多次战争,且训练有素,很快攻破南门。东门朱蒙也抵抗不住,率三千士兵往西南逃窜。

严尤进入玄菟郡,开始整肃军队,封锁要道,命朱奇峰沿途追击,并派人通知盖马大山张远拦截残军。

盖马大山内,张远与随将商议道:“朱蒙已溃败逃往盖马大山,我方密探曾发现其踪迹,奈何山高林密,无法追踪。你们看该如何抓到他们?”

叶惊涛沉思片刻,道:“若山搜寻或沿途守候,必会导致兵力分散,且我方对地形不熟,易被一一击退。我认为,应该设伏将其捉拿。”

茫茫大山,哪那么容易设伏。张远虽觉得此法可笑,但没有立马拒绝,接着问道:“这个方法听起来不错,但我们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,该如何设伏?”

旁边的邓禹说道:“将军,我有一办法,不知可行否?”

陈镜心瞥了邓禹一眼,略有责备之意道:“这行军打仗,岂是分辨乌龟怕不怕水那么简单?”

叶惊涛拦住陈镜心,道:“师弟,就让邓禹说说看好了。”

张远见邓禹其貌不扬,一时来了兴致,遂说道:“后生,你且说说看。”

邓禹大步向前,以剑指点地图,道:“今朱蒙粮草已断,必然人困马乏。当务之急,一是寻求逃路,二是觅得粮草。我等可通过粮草将其引诱出来。”

张远问道:“如何引诱,他们在哪里都不知道啊。”

邓禹说道:“高烛流光,飞蛾自投。朱蒙现在盖马大山北面,乐浪郡在盖马大山西南。我军可假装成从乐浪郡去往辽东郡的粮草队伍,夜间在龙头沟附近生火做饭,吸引他们前来。待他们前来,我军假意慌不择路撤至龙头沟。龙头沟内无退路,只能进不能出,到时将军率人封锁龙头沟,大家里应外合,朱蒙必灭。”

“嗯,是个好计策!”众将啧啧称赞。

张远哈哈一笑,拍了下邓禹的肩膀,赞许道:“后生可畏;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。老夫佩服!”

张远问道:“谁愿做诱敌之人?”

“末将愿往!”众将、叶惊涛、陈镜心纷纷请命。

张远说道:“那就由石方将军、叶惊涛、陈镜心诱敌好了。我给你们五百精兵,务必要做得周密!其他人待密探确认后,随我埋伏在龙头沟两侧。”

邓禹也想前往,遂请命道:“将军,我愿随师兄们诱敌!”

“现在并非无兵可用之时,你一个十几岁孩童,出现在战军之中,难道朱蒙不会疑心吗?”

邓禹挠挠头,道:“将军说的是。”

“你啊你,刚夸你两句就糊涂了!”张远哈哈大笑,却对邓禹欣赏万分。

夜间,叶惊涛等人依计在路边升火做饭,高声谈笑。

不久,朱蒙便探查到山顶篝火。

朱蒙问探子:“可曾看清楚了。”

探子回话:“属下已探查清楚,确实是乐浪郡押送粮草的队伍。”

朱蒙低头盘算:“这严尤倒是很会打算啊。如攻城不下,仅靠乐浪郡、辽东郡补给,足以将我等拖垮。只可惜我等我能,这粮草还未运到,我等便败了!严尤高看我们了!”

一将领说道:“大王,这粮草队伍真乃上天恩赐,我等人困马乏,正需要些补给。我们何时过去截获?”

朱蒙道:“你确定严尤追兵没在这山上?万一追兵已上山该如何是好?”

探子回话:“属下确认追兵还未上山。”

朱蒙拔剑而起,咬牙切齿道:“好,那就谢谢严尤的粮草了。众将,随我来!”说罢,带人奔火堆而去。

叶惊涛等人正在闲聊,朱蒙带人窜出。

陈镜心假装害怕,慌乱喊道:“有贼!快跑!”众人早有准备,部分人拉扯着粮草开始往龙头沟逃窜,一部分人假意抵抗,且战且退。

追至龙头沟入口,朱蒙号令众人站住。一位将领不解:“大王,为何停下?”

朱蒙目视前方冷冷一笑,道:“这龙头沟两边高山林立,我等过去,岂不被乱石砸死?!”

将领笑道:“大王多虑了,这龙头沟,里面无路可退,我等已将他们围住了!”

 “哦?原来是这帮人不懂地势,误闯此地。天佑我高句丽!留下五百人守候,其他人随我来!”

叶惊涛等人退至龙头沟,摆好阵势,准备战斗。

一会,朱蒙带着人马赶来。朱蒙累的气喘吁吁,单手叉腰疾风道:“尔等要到哪里去啊?带着这粮草,随本王南下如何?”

叶惊涛也笑着说道:“朱蒙,你先休息片刻,且听这幽谷佳音!”

“……什么……?”朱蒙一愣,突闻身后喊杀声大起,顿感不妙。

“诸将士,杀!”叶惊涛拔剑向前,率人须臾间将朱蒙队伍斩杀大半。厮杀之际,陈镜心一直高度盯着朱蒙,并未太在意其他高句丽兵将。

朱蒙见死伤大半,便在亲信保护下沿山坡逃窜。

此时,陈镜心杀意爆起,眼中只有朱蒙。他拔剑向前,招招毙命,不久已将朱蒙逼退山脚下。

朱蒙慌张讨饶道:“勿伤我性命,我愿归降!”

陈镜心并不搭理,持剑刺去。

朱蒙见求饶无用,遂抓起一块石头仍将过去,接着腾空而起,双手持剑劈向陈镜心。

陈镜心拨开石头,看准朱蒙位置,反手握剑迎空而上,一招秋风折叶将朱蒙拦腰斩杀。

夜风习习,侠影傲立,滴着鲜血的剑寒光闪烁。陈镜心大功已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