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暝途听笙    第二章:镜心扬威盖马山,剑走偏锋迷红尘。第二节:君子慎独

第二章:镜心扬威盖马山,剑走偏锋迷红尘。第二节:君子慎独

第二节:君子慎独

大胜而归!

严尤带众人返回常安。

常安大殿内,王莽说道:大司马将军短时间内铲除逆贼,着实威武。这高句丽小国,不仅屡屡骚扰我辽东郡,且暗地破坏我朝开疆雄志,着实可恨。更可恶之处在于他们将什么檀君与伏羲、黄帝相提并论,简直恬不知耻!你说吧,要什么赏赐?”

严尤说道:“臣能扫平秽民,乃陛下福泽庇佑。我乃国之子民,为国效力乃是本分之事,无须赏赐。如果陛下坚持赏赐,请陛下赏赐这些将领吧。”

王莽从侍从手中接过战功表,端详几眼后,道:“你也该赏!众将听封:严尤平叛有功,赏良田千顷,黄金千两,锦缎百匹!张远、李成、朱奇峰战功显赫,各赏赐锦缎十匹,黄金百两!孺留懂大义,助大司马平定玄菟郡内乱,封下句丽候;叶惊涛随军有功,封玄菟郡校尉;陈镜心诛灭朱蒙,封左辅都尉裨将军;至于这个邓禹嘛……封他做玄菟郡大尉好了。”

叶惊涛俯首向前,道:“草民叶惊涛乃修道之人,志不在朝堂,不敢领受大恩。”

邓禹也推辞道:“陛下,草民尚幼,不足以担此大任。草民希望能继续跟随师父学习。”

王邑面露愠色,道:“陛下隆恩,岂可辜负!?”

国师公刘秀奏道:“陛下,臣略懂修道之人心境。此二人并无抗恩之意,只是心怀朝廷却志不在朝堂而已。”

“嗯,也罢。”王莽看了看跪拜的二人,说道:“机会只有一次,你等将来勿后悔!”

“多谢陛下!”叶惊涛、邓禹俯首谢恩。

严尤启奏:“陛下,刚才您封孺留为下句丽候,臣愚钝,不知何意?”

王莽道:“蝼蚁小国,自称高句丽,岂不可笑?改为下句丽国也挺好。区区残地,要什么国王,有个下句丽候就可以了。孺留,你认为如何?”

孺留道:“谢陛下赐名,我等必尽忠职守,不负陛下隆恩!”

王邑启奏:“陛下,此战之后,严尤将军已威名在外,匈奴、哀牢等番邦皆闻名丧胆。他日若番邦异动,只需严尤将军随便令旗一挥,便可四海安宁。实乃我朝之幸啊!”

严尤不敢领此高帽,急忙说道:“大司空谬赞了。用兵之道,贵在天时地利人和,并要根据实际灵活掌握。我侥幸取胜,全是陛下庇佑之功。”

王邑继续说:“严将军过谦了!若番邦异动,你切不可辜负陛下所托!”

王莽听得厌烦,道:“我新朝国泰民安,哪有敢捣乱的!众卿拳拳之心,我已了解。安邦定国还需各位共同努力。都散了吧

“陛下所言极是!”众人纷纷附和。

朝廷封赏完毕后,严尤带众人回府,与庄光等人共同庆贺。

席间,庄光说道:“镜心,你有朝堂之志,我自然支持。但朝廷内部关系复杂,需要步步小心,多思多虑,切不可像在云锦山时那般随意。”

“多谢师伯提醒,镜心记下了!”陈镜急忙拱手致谢。

强华也起身叮嘱:“徒儿啊,你即将履行军职,以后咱师徒必将聚少离多。为师没什么贵重礼物送你,就送你两个字吧。”

 “请师傅教诲!”

强华缓缓起身,道:“慎独!”。

“慎独?!”陈镜心一愣,不由得重复一次。

强华问道:“你可知晓含义?”

陈镜心答道:“《礼记•大学》有云:所谓诚其意者,毋自欺也。如恶恶臭,如好好色,此之谓自谦。故君子必慎其独也。师傅是让我时刻保持心境坦然,无论何时、无论面对自己还是面对他人,都要表里如一,以善为本,不负初心。”

“嗯,说得对!”强华重重点头,他拍了拍陈镜心的肩膀,依依不舍道:“好徒儿,赴任之前好好陪陪我这老东西!”

 “是!”陈镜心俯首作揖,诚意回应。

第二天,众人正在花园喝茶。张大顺歪头歪脑的走了过来,一过来就向庄光抱怨:“哎呀,师傅,你看你给我安排的什么差事嘛,不但害我错过了立功封官的机会,还错过了昨晚的宴席。您到底是不是我亲师傅?”

“你看你,整天这不满那不好的。快来喝杯茶休息一下。”庄晴倒好茶递给张大顺。

庄光语重心长道:“大顺啊,你做的事也是大事啊,关乎万民呢。”

张大顺咕噜咕噜喝完茶,嘴一抹,嚷嚷道:“就让我去打听灵仙教,算什么好差事。”

强华黑脸一沉,怒喝道:“这么点小差事,你办好了没有?你若说不出一二,以后看大门都不找你!”

被强华这么一骂,张大顺立刻收敛了许多,依然嘴硬道:“这等小事,我早打听好了!这灵仙教来自发羌边境,在大汉平帝时便开始传播教义,广收信众。新太祖王莽辅政时,曾以该教敛财蒙骗为由进行打压。新太祖上位后,灵仙教教义逐步改变,并引用儒道典籍作为其立教依据,便逐渐不受朝廷打压了。他们将道家礼法混入其中,搞得我差点都糊涂了。”

陈镜心说道:“我修道之人,可不曾像他们打着行善的幌子无耻敛财!”

张大顺呵呵笑道:“他们不傻,变出新花样来了。你们知道吗,他们已经不干卖乌龟放生的勾当了。现在已改成放麻雀、放活鱼了,我看以后说不定要放生老虎呢。”

叶惊涛冷笑一声,道:“那是被邓禹戳穿了才改的。麻雀不好抓捕,不如放鱼再抓鱼来得轻松些。”

庄晴想了想,说道:“道家精意被歹人肆意扭曲剽窃,着实令人痛心。为何无人将老子教义广布天下呢?”

众人沉默,庄光问强华:“师弟可知晓?”

强华俯首作揖:“愿闻师兄教诲。”

庄光目向天空,娓娓道来:“修道者,虽心怀万世,但心性内敛,不愿说教。且问道愈久,便愈觉道法深奥,所学有限,难为人师。修道之人,追求天人感应,道传有缘人,且自修为上。如若对方资质平庸,任你强说千遍也无太多裨益,故大多修道之人冷眼看世。

道之传承,由上而下,在圣人之间,不在寻常人之间。昔古人茹毛饮血,杀伐无度;今臣民恭谨有礼,儒道中兴,正是历代圣哲教化约束之功!道之传承,正如天降甘霖,水利万物,万物生而水隐。道一直都在,正如老君所言:人在道中,道在人中;鱼在水中,水在鱼中。道去人死,水干鱼终。

你等既怀悲天悯人之心,又具经天纬地之才,日后若有机缘,定要弘扬正道,造福后世。”

张大顺思索片刻,问道:“师傅所言极是。圣人教化,如甘霖普降滋养万物。但您也说要天人感应。如你所言,国之子民也应该学道修身,与圣人相呼应才对啊。”

“徒儿说的极好。道义礼法的传播确实远远不够。可惜我等所学浅薄,不足以教导万民。今有灵仙教蛊惑人心,着实令人焦急。道义的传播,以后就看你的啦。”

张大顺撇了撇嘴,道:“师傅都做不到,徒儿怎能做到?”

“呵呵,天机不可泄露!”庄光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看你的,又不一定让你亲自去做!”

“这,啥意思啊?”张大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参不透话语玄机。

庄光说道:“好啦,别多想了。此乃天机,无须再问!”

张大顺听闻,立刻趾高气扬起来,对着邓禹说道:“师弟,赶紧给我这天命之人倒茶!”

邓禹倒是识趣,急忙端茶奉上,嬉皮笑脸道:“请张大圣人品茶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众人见这师兄弟如此有趣,均忍不住大笑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