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暝途听笙    第三章:惊风黑云已遮月,施展抱负正当时。第二节:月下问剑

第三章:惊风黑云已遮月,施展抱负正当时。第二节:月下问剑

第二节:月下问剑

第二日早上,邓禹在还在院内来回查看。

庄晴自小看着邓禹长大,对邓禹如亲弟弟般疼爱,自然非常关心,不禁问道:“师弟一大早找什么?”

邓禹答道:“歹人行踪诡异,我看看能查到点什么。”

庄晴问道:“可曾发现什么?”

“唉,没有……”邓禹摇了摇头。

“我看你神情恍惚,想必操劳许久,不如歇息下吧。一切有师兄师姐在,不必担心。”

“多谢师姐关心。”邓禹低头称是,心事重重返回房内。

    晚上,陈镜心来到大司马府拜见师父。

    庄光说道:“难得镜心今日有空,最近可好?”

陈镜心答道:“多谢师伯关心。我在兵营当差一切还好,只是没有当初和师兄弟修行时自在,且好多事情不能得到师伯、师傅指教,只能苦思冥想。”

    强华说道:“你有何疑虑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陈镜心道:“世间兵器众多众多,为何有那么多人心意宝剑?”

    庄光说道:“剑者,百兵之君,至尊至贵。黄帝获铸剑天机,采首山之铜铸剑,以天文古字铭之,一刻日月星辰,一刻山川草木。轩辕剑一出,四海一统、民生安宁。剑之始也。

    大周之后,出现两位铸剑奇才:欧冶子、干将。欧冶子为越王铸五剑,三长两短:一曰湛卢,二曰纯钧,三曰胜邪,四曰鱼肠,五曰巨阙。

    这湛卢乃五剑之首,剑体墨黑,毫无杀气,却能斩神灭魂。此剑出世,欧冶子曾抚剑而泣:‘威而不侵,锋而不露,真乃剑之王者’!”

    纯钧之剑,据传乃是天人共铸的不二之作,此剑铸成之后,欧治子耗尽光华,伴剑而去。此剑星光熠熠,却又温凉如水。握此剑,如手捧星河,独掌乾坤。

    胜邪之剑,蛇形鬼影,每铸一剑,便铸一恶。欧治子见此剑邪气弥漫,及时罢手。此剑据传通鬼神之道,常人驾驭,非疯即癫。

鱼肠剑,短剑,乃用赤堇山之锡所铸。相剑之神薛烛评此剑如厉鬼狰狞,逆理不顺。后专诸置剑于鱼腹中,以刺杀吴王僚。鱼肠之毒,在于无论刺到何人,刺到何处,被害之人必肝胆俱裂,绝无生还。

这巨阙剑,刃长三尺三寸,柄长七寸。重剑无锋,剑气如雷。挥动时剑气勃发,可劈山填海,霸气凛然,实为最利神兵。”

庄光继续说道:“欧治子与干将曾合铸许多剑,最威名者乃七星龙渊剑与泰阿剑。为铸七星剑,二人引茨山溪水入北斗七星池,参悟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瑶光之天机铸造。观七星剑,如临山俯瞰磐龙深渊。此剑非龙中之龙不能持。

再说那泰阿剑,亦是二人合铸之剑,此剑甚有灵性,且持剑之人愈强,则威力愈大。相传此剑曾受楚王感应,打败晋国追兵。”

陈镜心羡慕不已:“如此神兵,当令人羡慕。”

强华说道:“神兵威名在世,自有无数人追随。今能偶遇一二,皆乃万世之荣光。况许多神兵只见记载,或道听途说,是否存在仍未可知。”

陈镜心问道:“愿师傅指教。”

强华说道:“昔孔周自称有三剑:含光之剑,有剑无形。承影之剑,若隐若现,刺之有声而不痛。宵练之剑,白天只见其影,夜间只见其光,刺之伤口自合,血不染刃。然之后再未听闻,难道真的存在吗?”

邓禹说道:“叶师兄的干将倒真的存在呢。”

庄光呵呵笑道:“你们把剑拿出来,让众师弟再开开眼吧。”

叶惊涛、庄晴听闻,纷纷拔出宝剑置于桌上。只见两把剑,一蓝一红熠熠生光,交相辉映。蓝色的干将,如浩海之水,波光涌动。再看那红色莫邪,如朝阳之霞,赤云翻腾。

庄光说道:“此乃干将莫邪也,据传为干将所铸。我与邓禹在南阳白云观时,闲来垂钓,无意间得之。两剑威力自不用说,若情意相合之人同时使用,神鬼也不敢近前!”

张大顺摸了摸两把剑,口水都流出来了,道:“师傅,好歹我也是您的高徒,怎么不给我一把,却送给叶师弟了?”

强华冷笑一声:“并不是你师傅嫌弃你这个高徒啊。你师父曾让你练过这把剑,你被这把剑折磨的还不够吗?是不是,高徒?”

张大顺一斜眼,嘴硬道:“只怪这把剑不识高人!看来这两把剑配不上我。”

叶惊涛、庄晴相视一笑,收起了宝剑。

邓禹想了想,道:“听闻汉高祖有一把赤霄剑,也是霞光漫漫,光彩夺目。”

庄光说道:“不错。当年高祖带人起事,路遇白蛇拦路。高祖持剑斩断白蛇,自此之后,该剑霞光初现,威力无穷。”

邓禹接着问:“难道与这蛇有关?”

庄光说道:“据传,高祖乃赤帝下凡,自然有能人异士认得。想当年,高祖还是百姓,与韩信、萧何在市井喝茶之时,一个算命的先生见到他们,到处说碰到皇帝将军了,结果人们都以为他疯了,后来没人找他算命了。想来这算命的道人也是冤枉的很。这白蛇既然敢拦路,想必是要跟随高祖有一番作为,或者不久要渡劫,特来讨口封罢了。”

邓禹更疑惑了:“师傅,我听闻通灵之物所求之人,皆是有缘之人或尊贵之主。这高祖即是人龙,岂会看不出白蛇的龙形?”

庄光说道:“只是听闻,不知真假。若真的如此,想是高祖不屑这白蛇吧。”

张大顺突然“怕是当时刘邦喝醉了吧。”

强华略一沉思,轻轻点头,道:“大顺师侄见解独到,真乃高人也!”

“岂敢岂敢,在师伯、师傅面前,我只能算第三高人。”张大顺嬉皮笑脸,又开始不正经起来。

“哈哈哈哈!”众人付之一笑。

强华说道:“利剑在手,自然大有裨益。但仗剑之人,不必刻意追究名剑。人即是剑,剑即是人即便无神兵在手,也可成为七星泰阿之人!你们切记,应做天子之剑、诸侯之剑,‘十步一人,千里不留行’固然威武霸气,但切勿成为那庶人之剑。(“十步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最早出自《庄子·说剑》,后被李太白借鉴。)

仗剑之人,当如手中之剑,其德高,其心正,其气定,其神闲,其意坚。

用剑之道,在于以心御剑,人剑合一。御剑之人,抱剑行侠,当剑出有名;舞剑落影,当剑出无痕;倚剑问天,当剑归无悔!”

陈镜心沉思许久,问道:“师傅,剑也有正邪之分?”

“剑本无心,入世长久,魂魄自成,逐生心神。”强华继续说道:“刀兵之气需要养成。正如屠夫之刀,本是石锻造因杀生太多,煞气凝结,令人胆寒。但如一直闲置,煞气自减。故剑之正邪在于人。”众徒弟听了,忍不住啧啧称

陈镜心回到住所,拿出宝剑,再次确认这就是胜邪剑。

陈镜心以手抚剑,轻叹道:“就是太短了些……”

言罢,只见这剑身微微一亮。陈镜心一愣,再仔细看,并未发现异常。

“莫非是我眼花了?!”陈镜心心有疑惑,再次观瞧,终无发现。陈镜心无奈,仔细收起胜邪剑后便睡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