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一章:破曙之光耀东方,道子出世云锦香。第一节:天师降世

第一章:破曙之光耀东方,道子出世云锦香。第一节:天师降世

前言

 海上日出照东方,

 天海一色披霞光。

 孤舟轻抚黄金浪,

 凌风公子瞻穹苍。

第一节:天师降世

    汉建武十年,华夏内战逐步平息,大汉威仪重现。

五月十八日夜,云锦山内云静风轻,鸟兽无声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一朵黄云之下,一个简陋的小院落内突然紫气冲天,异香四溢。不久,一声清脆的孩啼打破夜空宁静。

“生了,生了!是个大胖小子!”产婆高高兴兴地跑出房间,向门口的张大顺道喜。

“啊?!”等待许久的张大顺惊喜异常,急急忙忙跑到产房。

产房内,李瑞儿侧躺在床上,甜蜜又慈祥的端详着婴孩。见张大顺跑进来,李瑞儿微微一笑,接着又慈爱地看着婴孩。

“瑞儿辛苦了!”张大顺边说边来到床头,轻轻摸了摸李瑞儿的头发,然后一同端详着婴孩。

眼前的婴孩已停止啼哭,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看着二人。

张大顺忍不住拉住小家伙的小肥手,轻轻地摇晃着:“嘿,孩儿!我是你爹,快叫爹。”

小家伙看了看张大顺,似听懂了话,不知所措地轻微扭头看着李瑞儿,没有理会张大顺。

“他刚出生,怎能那么快说话。莫要吓到他。”李瑞儿搂着婴孩,轻声地说道。

“哦,呵呵,我都糊涂了。你们好好休息,我去给你做些吃的。”张大顺说完,又仔细看了一眼婴孩,接着晃晃悠悠跑了出去。

翌日,朝阳东升,曙光乍射。一个灵动小巧的身影伴着晨光飞落到张大顺院内。

此人正是龙安宁。

龙安宁来到院内,径直奔向产房。

“恭喜瑞儿姐姐喜得麟子!”龙安宁在产房门口高声道贺。

门开两侧,张大顺迎了出来,笑呵呵地说道:“是安宁来了,你怎么知道我们刚得了个孩儿?”

“切,你让开。”龙安宁撇了撇嘴,探头瞅了一眼房内,接着挤了进去。

”安宁妹妹,过来坐。” 李瑞儿急忙招呼。

龙安宁来到床边,高兴地说道:“恭喜姐姐!”说罢,一把将婴孩抄在怀里左右端详。

”哎,哎,你下手轻点,孩子还小。”张大顺急了。

“切,你懂什么!能经得起我一抱的孩子,岂会那么脆弱?再说啦,能得到我搂抱的孩子,将来必定福寿无边呐。”

“你就吹吧!”张大顺不屑一顾。自己的孩子,自己还没抱呢,就让龙安宁抢先了,张大顺不免有点眼红。

龙安宁抱着孩子,轻轻的捏着小家伙的脸蛋。小家伙好奇的看着龙安宁,微微甜笑。

“哈哈哈哈!看到没,他不怕我!还冲我笑呢!”龙安宁笑得花枝乱颤。

“小心点!”张大顺又急了,忍不住向前两步托着婴孩。李瑞儿则倚靠在床上,微笑着看着二人,没有说话。

戏弄了一会小家伙后,龙安宁将小家伙递给李瑞儿。张大顺急忙过去接着,仔细检查了一遍小家伙后,才递给李瑞儿。

“嗯,不错!小顺子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将来定能有一番作为。”龙安宁连连称赞。

“什么小顺子?不要乱叫啊。传出去,知道的明白我俩是父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俩是兄弟呢。”张大顺急忙说道。

“哈哈,那又有什么关系?不要太在意啦。”

“又不是你的娃,你当然不在意!”张大顺嘟嘟囔囔蛮不乐意。

“对啊,还没给我儿取名字呢。”李瑞儿抱着孩子说道。

“还没取名字?我说大顺哥哥,七年,七年了啊,你们才生了一个孩子!我都懒得说了,都不知你们平日忙什么?孩子都降生了,居然还没想好名字?你们到底在忙什么啊?”龙安宁不乐意了。

李瑞儿听罢,难为情地低了低头。

“休要乱说!你一个女孩子家,要矜持,懂不懂?”张大顺被羞臊得不行,急忙拦住龙安宁那张利嘴。

“嗯,就叫张陵吧。”张大顺想了想,说道。

“何解?”龙安宁问道。

“山高登顶乃为陵。且先祖留候山顶成仙,我亦希望他能追随先祖,登陵得道,逍遥天下。希望吾儿以后能出类拔萃,超凡脱世。”

“嗯,不错!不过不如小顺子顺口喜庆!”龙安宁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“陵儿,你有名字啦。以后你就叫张陵了。”李瑞儿拉着婴孩的小手,轻声说道。

龙安宁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,递给张大顺,道:“庄伯伯知道陵儿降世,特命我送来玉佩,权当贺礼。”

张大顺见此玉佩,见刻有”道”字,知道乃是庄光随身佩戴之物。

见此玉佩,张大顺和李瑞儿不禁感慨万千,曾经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。

许久后,张大顺问道:“师傅、师叔近来可好?”

“一切安好,哥哥、姐姐莫念。庄伯伯、强伯伯说了,要你务必好好教导陵儿,十年之后,他们会亲自教授陵儿。”

“有劳师傅、师叔了。不仅教诲我等,还惦记着这些小辈。”张大顺不禁感动万分。

“不知邓禹哥哥和芳主姐姐怎么样了……”李瑞儿想起邓禹,不禁愁容浮现。

“姐姐勿念。天下将定,相信不久他们就可以团聚了。到时候我会亲自教导陵儿和邓哥哥的孩儿的。”

“嘿嘿,那你可给我的陵儿带了见面礼?”张大顺话锋一转,开始敲诈龙安宁。

“咦?你咋跟土财主一样,就知道要东西?我不是给你的孩儿起名叫小顺子嘛。”龙安宁也不含糊。

“切,真小气!还是陵儿的姑姑呢。抠门!”

“好啦,以后陵儿上白云观,我好好教他武艺和法术好了。啰嗦!”龙安宁确实没准备什么,有些理亏,只好嘴硬搪塞。

“哦?有什么法术?”

“你又学不了,说了也没用。”龙安宁鄙夷地看了一眼张大顺。

“切!我只是懒得学而已。既如此,那我替我儿先记着。”张大顺嘿嘿一笑。

“好啦,你们别拌嘴了。我饿了,想必安宁也饿了。大顺哥哥给我们弄些吃的吧。”

“娘子稍等,郎君这就前往!”张大顺嬉笑说罢,奔厨房而去。

龙安宁凑到张陵近前,又忍不住逗他玩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