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一章:破曙之光耀东方,道子出世云锦香。第二节:洛阳赏花

第一章:破曙之光耀东方,道子出世云锦香。第二节:洛阳赏花

第二节:洛阳赏花

汉建武十,天下已定。邓禹与淳于芳主相聚光福山,终不受相思之苦。

话说张陵,自小聪颖绝顶,七岁时已熟读儒家”五经”,天文地理无所不晓,且精读《道德经》。

十年转瞬即逝,张大顺和李瑞儿携张陵来到白云观。

庄光和强见三人来到,高兴得合不拢嘴。十几年了,二人已鬓发全白,神色也大不如以前。

李瑞儿看着心疼,说道:“两位伯不仅牵挂我们,还要亲自照看犬儿,我等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“我俩闲来无事,有陵儿作伴,刚好能趁机活动活动筋骨。”强华微微一笑。

庄光仔细端详着张陵,微笑着问道:“陵儿啊,我且问你。离开父母,长居白云观,你可愿意?”

张陵起身向前,规规矩矩答道:“古语有云‘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’。 学有所成,造福天下,是父亲母亲大人的意愿,也是我的意愿。虽然不能在旁侍奉父母,但我此行,是为了实现父母的宏愿,也算是尽孝。”

“嗯,说的不错。”庄光轻轻点头。

“古语有云:‘天命之谓性,率性之谓道,修道之谓教’,何解?”强华问道。

张陵思索片刻后,答道:“禀师公,人之天性乃善,天赐良善于万民谓之性;我们遵从良善本性行事谓之道;不仅自己行善,还要劝导他人遵从善性谓之教。修行之人应遵从本性,从善如终,与人同善。”

“呵呵,不错!”强华忍不住赞叹。

“即如此,那以后就跟我俩学习吧。”庄光说道。

“多谢师傅、师叔。”张大顺和李瑞儿急忙起身作揖答谢。

从此之后,张陵便常伴庄光、强华左右。

张大顺夫妇在白云观呆了几日后,便返家照顾另外两个孩子去了。

话说那邓禹。自十年别离后,与淳于芳主生了几个孩子。其中有个叫邓训的小孩顽皮异常,邓禹和淳于芳主不舍得严加管教,便送往白云观。

长安大儒班彪久仰白云观声名,也将自己的二子班超、女儿班昭送往白云观学习。

孩童多了,白云观陆陆续续热闹起来。庄光和强华整天陪着几个孩童学习玩耍,好不自在。

众徒孙中,张陵与班超年龄相仿,张陵略大。邓训排行第三,班昭年龄最小。几个人均聪明异常,其中张陵喜好钻研周易和道法,班超与班昭兄妹则研究诗书礼史,邓训则喜好兵策。庄光和强华本是大儒,自然都能教授一二。但时间长了,二人却渐渐吃力起来。只怪这些孩子太聪明了。龙安宁偶尔来探望庄光、强华,见几个孩子聪明异常,也乐意教导他们。

一晃十几年过去了。

一日,庄光和强华将众青年召集在一起。

庄光说道:“你们已在此学习许久,我等传授不了什么了。你们回去吧。”

“啊?!”众人听此,有些欣喜,又有些不舍。

庄光说道:“学有所成,当有所施展才是。‘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’。不管是为已为家,还是为国为民,当须谨记‘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。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’之十六字箴言。”

强华说道:“世事难料,人心很容易受到纷扰,不知不觉间便会偏离正道。而‘道’若如若雾,微妙难查。你们要保持警醒,时刻反省自己,不要让自己的善道有所偏离。要始终遵从善之道,不断领悟,不放松警惕,让自己一直走在‘道’的正途中。”

“徒孙谨记!”众人含泪俯首作揖。

“走吧。好好发挥你们的才智才能……”庄光说罢,忍不住动容。

“徒孙告辞,两位师公保重!”众人依依不舍离去。

庄光和强华看着众徒孙转身离去,忍不住轻声叹息。

拜别庄光、强华后,张陵四人来到山下。

“大师兄,随我们去洛阳如何?”班昭问道。

班昭自小与张陵默契无间,二人已心意暗结。

“是啊,师兄随我们一起去洛阳吧。此时正是牡丹花开之际,可美了。”邓训说道。

“好吧,我且送你们回家,也刚好看看洛阳的繁华。”张陵说道。

几人一路有说有笑来到洛阳。一番游历后,来到一处牡丹园。

牡丹园内,各色牡丹争奇斗艳,繁华美丽。

班昭轻抚一朵牡丹,凑近闻了闻,道:“奢华雍容艳无双,天下唯有牡丹香。花开一朵已倾城,早忘墙外也芬芳。”

“一朵牡丹便让师妹忘记了其他花的芳香,这牡丹果不愧花王之名。师妹好雅兴,我也来一首吧。”邓训说罢,缓缓吟道:“东风徐来绿春江,百花急苏青叶扬。唯有牡丹懒舒身,淡摇花衣慢梳妆。从来君王不起早,只须点兵在洛阳。”

“洛阳点兵,果然豪气!牡丹虽艳压群芳,但你们可知先有牡丹,后有城墙?”班超说道:“牢布砖瓦无生气,展媚取宠非真意。本该逍遥任天地,花王岂是歌舞妓?”

“班师弟说的不错。花王自有王者的风骨和傲气,不该为取悦他人而活。”张陵继续说道:“可惜花王再美,也只在这春夏之际。冬去春归锦绣来,夏远秋近香不在。但求能锁暖春情,东风长留花常开。”

惜别之意已明。班昭自然懂得张陵的心境,遂又吟诗一首:“莫叹花开终将败,莫叹香散不复来。人若有情春亦在,移步生香花自开。”吟罢,班昭深情地看着张陵,道:“无须太多感慨,冬来,花还在;春至,花亦开。”

张陵也深情地看着班昭。他明白,自己虽然仕途不明,还不能给她一个好的归宿,不禁有些愧疚。但是班昭并不嫌弃自己,令自己感动万分。本想说点什么,却又不知如何开口,只好重重点了点头。

“好啦,差不多啦。我们也该就此告别啦。”班超望了望天空,开始催促众人。

“是啊,是该告别了……”张道陵仰望天空,轻声说道。

“大师兄打算去哪里?”邓训问道。

“暂且先回家一趟,然后出去游历一番,争取后年与你们在洛阳太学相会。你们在家也需勤加读书,不可荒废学业。”

“谨遵大师兄教导!”班超、邓训、班昭齐齐答道。

“我走了,他日再会!”张陵面露忧伤,依依不舍。

“大师兄保重!”邓训、班超辞别张陵,依依不舍转身离去。唯有班昭一直看着张陵不肯走。

“不如我随你去游历吧。”班昭轻声说道。

“师妹,你还是先回家吧。四处游历异常辛苦,且我与你相伴,难免会影响你的清誉。”

“我才不怕呢!”班昭义无反顾地说道。

“妹妹别闹了。”见此情形,班超急忙拉住班昭,道:“妹妹不可妄为,凡事要让父亲母亲大人同意才好。否则气坏他们,你可承担不起。”

“……”班昭听闻此言,一时犹豫不决,于是无助又忧伤地看向张陵。

“你先回去,我们还可以书信往来,邮驿也是很方便的。”张陵也不舍得分离,但为了不让班昭为难,只得违心相劝。

“就是,就是!走吧。”班超边说边拉着班昭远去。

佳人不时回首张望,却越走越远,心中之人渐渐模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