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三章:蓬莱仙客巧移山,洛阳书生弃笔砚。第一节:含沙射影

第三章:蓬莱仙客巧移山,洛阳书生弃笔砚。第一节:含沙射影

第一节:含沙射影

汉光武帝刘秀当年驾崩归天,其与阴丽华之子刘庄登基,号明帝。新皇初立,忙于稳定朝纲,未对参狼羌太过重视。

第二年,汉明帝基本控制大局,便派中郎将窦固、捕虏将军马武率兵征讨,班超、邓训、蔡愔、秦景、王遵等人亦随军赶来。

参狼羌探听到消息后,也赶紧从各部族抽调兵将。羌族部落分布在陇地、蜀地,离陇西较近,滇吾部队很快得到壮大。

张陵闲来无事,便四处在营内游荡。早听闻羌人会有众多好手前来,但观察几日后,只看到滇吾之子迷吾和东吾前来,再没看到其他像样的人物前来,不觉有些扫兴。

一日,滇吾大营内热闹非常。

张陵料想是有重要人物前来,又不好直接进去查看,便向门口侍卫打听:“大营内来了什么大人物啊?”

“也没来啥人,就来了两个木匠,一个腿脚不好,一个整天板着脸。”羌兵未曾见识过张陵的厉害,只知道张陵整天游手好闲,便没把他放在心上。

 “骗谁呢?若是寻常人,狼主岂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欢迎他们?”

“就是的。听说是他们擅长修理战车、机关。战事将近,狼主特意请他们来的。”

“战车、机关虽巧妙,但也不至于那么难修吧……”

“尔玛那懂这些呢。你还是赶紧走吧,等会将军出来看见尔玛在闲聊,定会责罚尔玛的。他们不管你,可管尔玛啊。”

“好吧。”张陵见打探不出什么,便不再理会士兵,晃晃悠悠而去。

夜间,张陵找了个营帐独自睡去。

半夜,一个黑影潜入营帐内。黑影站在张陵面前,略一端详,遂抬起右臂瞄向张陵。

张陵修行有些时日,已能感知周围阴阳变化。他虽察觉到危险,却佯装不知。

黑衣人左手轻轻拍动右臂,从其手臂射出几道飞针。

张陵躺在床上轻微一翻身,躲开了暗算。

黑衣人见未得手,急忙再次瞄准,又射出几道飞针。

张陵看得清楚,抓起毯子轻微一甩。

嘡啷!嘡啷!

飞针射到毯子上,若射到铁板上一样,被纷纷弹开。原来张陵施展了点金术。

“啊?!”黑衣人一愣,接着往一侧一跳,躲开飞针的弹射。

“嘿嘿!”张陵坐了起来,冷眼看着黑衣人,道:“半夜不睡觉,跑来作甚?”

黑衣不搭话,掏出匕首刺向张陵。张陵也不躲避,愤然起身擒拿过去。

黑衣人被扭住手臂,但不慌张。只见他轻抖身形,身上又散出几道金针。距离如此之近,且光线昏暗,张陵无法躲避。

“不好……”张陵感到身上剧痛,知道遭了暗算,急忙推开黑衣人。

黑衣人不肯罢休,又欲向前。

张陵忍住疼痛,怒气冲冲向前冲去。刚走两步,却突然摔倒。张陵一摸脚踝,发现黑衣人不知何时在地上布置了套锁。

“可恶!!”张陵气恼,使劲一拽,却纹丝不动。

黑衣人趁机向前,朝张陵猛踢几脚。张陵不在意这几下,便没严加防备。哪知每挨一脚,却如被捅一刀般疼痛!

张陵疼痛难忍,一阵乱舞剑后缠后挣扎起身。一摸身体,发掘自己被踢了好几个血窟窿,正血流如注。

“他脚上定然有兵器!”张陵暗暗思索。

见张陵还没倒下,黑衣人往后退几步,然后拿出一个萧管朝张陵吹了一下。

张陵正欲躲闪,突然感觉身上一凉,似一滴水落到身上一般,接着万般剧痛奔袭而来。张陵口不能言,浑身痛麻,不久便倒在营帐之内。

黑衣人也不查看,只是朝帐外挥了挥手。不多时,一个跛足身影进入帐内。

“得手了?”

“含沙射影,无声无影,无人可活。”

“走吧。不管他有何目的,狼主再也不会因他而分心了。”

几个人简单说了几句后,便走了出去。又过了一会,几个羌兵走进账内,连夜将张陵尸体扔到一处水潭内。

“岂有此理!竟然暗算我!能将我的分身生死,这两个死木匠果然不简单啊。浑蛋!”张陵坐在树上,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原来张陵已猜测到参狼羌会他不利,便留了一个心眼,施展一个分身睡在营帐内,而真身则睡在树上。分身术妙就妙在每个分身可独立活动,又可施展全部法术。但分身术也有缺陷,即只能发挥法术的部分威力,且若分身被毁,修为必损。

“混蛋……我只是混个饭吃而已,至于下狠手吗?!”分身被袭后,张陵强行给分身续命,才使得分身没有被拆穿,但已导致修为大损。骂骂咧咧一阵后,张陵累了,便呼呼睡去。

第二日,参狼羌营地内一片平静,所有人似乎都忘了有张陵这个人。

张陵大摇大摆来到参狼羌营地,逢人便打招呼,跟没事发生一样。见几个木匠在修理战车,张陵特意走了过去。

“哟,师傅好手艺!你看看,这做工多精细啊!”张陵假装惊叹,连连夸奖。

有几个木匠微笑回应。而有两个木匠则紧锁眉头,疑惑又恐慌地看着张陵。

“你俩看啥看,赶紧干活!”张陵高声叫嚷。

两个木匠相视一眼后,便继续埋头干活。

不久,滇吾带着日达不基等将领赶了过来。

见到张陵,滇吾楞了一下,随即疾步向前拉住张陵,关切地问道:“小兄弟,昨夜睡得可好?”

张陵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睡得不错啊,一觉到天亮!”

“是……是吗?那就好……”

见滇吾不相信,张陵凑到滇吾耳边,故作神秘地小声说道:“而且,还梦到娶媳妇呢。”

“呵呵……呵呵。”滇吾尴尬地笑了笑,匆忙带人离开。

蒙绕不知张陵偷偷说了啥,边走边悄悄问道:“狼主,张陵说什么?他怎么……”。

滇吾恼怒,使劲摆了摆手,气冲冲走进营帐内。

张陵看着滇吾怒气冲冲的样子,不禁哑然失笑。又看了看那两个木匠,张陵暗暗提醒自己: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必须时刻谨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