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三章:蓬莱仙客巧移山,洛阳书生弃笔砚。第二节:仙客征西

第三章:蓬莱仙客巧移山,洛阳书生弃笔砚。第二节:仙客征西

第二节:仙客征西

为保险起见,张陵做法施展了两个分身。一个分身在营帐内闲逛,令一个分身和真身则躲在别处修行和睡觉。

多日无事,看来参狼羌已暂时不打算对付张陵了。

话说窦固率领的汉军不久到达陇西,扎营在参狼羌营地十里开外。

张陵听到消息,又喜又恼。喜的是邓训、班超两位师弟也一同前来,恼的是他们在十里开外,自己发力有限,不能在十里之外放置分身,而张陵又不打算离开羌营。

一日,张陵的真身在一棵树上乘凉,远处一位将领模样的人骑马而来。

仙海蓬莱绕迷雾,一树紫楠破云端。

与天共赏人间色,指点江山君莫羡。

来者乃是窦固手下一副将,名叫端木莫羡。此人从蓬莱岛学艺归来,欲有一番作为,便投奔了汉军。为显示才能,端木莫羡便主动请缨前来查探。

张陵仔细端详端木莫羡,但见其俊朗威武,身披银甲,背着三把宝剑,一副武人打扮,但却显得仙气灵动,超凡脱俗。

正看得入神,端木莫羡已来到树下。

见到张陵,端木莫羡拔出一把剑,指向他问道:“你是何人?下来说话!”

“你是何人,敢打扰我休息?”张陵一跃而下,来到端木莫羡面前。

“好大口气!我且问你,反贼参狼羌营地你可熟悉?”

“熟的不能再熟了。不论何时,我都能随便找到任何一个人。”

“你是何人?”

“参狼羌营内吃闲饭的啊!”

“放肆!”端木莫羡大怒,挥剑杀来。

张陵虽然斗嘴斗得不亦乐乎,但他很清楚人并非凡人,遂打起了十二分精神。

张陵拔出雌雄剑迎了上去,与端木莫羡斗在一起。二人都不想暴露行踪,便没有施展法术,只想着以武取胜。

剑来剑往,影去影回,两人不知不觉在烈日下斗了三百回合。

张陵感觉累了,挥了挥手,喘着粗气说道:“先停手,休息片刻再斗!”

“我来可不是为了比武的!”端木莫羡怒喝一声,接着纵身一跃劈向张陵。

张陵急忙一闪,接着扭转身体挥剑,却发现已不见端木莫羡踪迹!

“咦?去哪里了?”张陵持剑四顾,不知该如何。

正思索间,身后突然一道剑影劈来!

“不好!!”张陵暗叫一声,急忙转身格挡。怎奈转身太急,身形不稳,虽然勉强格挡住这一招,自己却被震得连连后退。

端木莫羡砍完这一剑后,并没有步步紧逼,反而轻抖身形,瞬间消失于无形。

“莫非是土遁术?”张陵想罢,转身挥剑向地,在地上围着自己画了一个圈。

轰隆!

张陵刚画完圈,突听得地下一声闷响传来,接着又没了声音。

“哈哈,我这招指地成钢如何?!可惜你不会五行遁法,要不然也不会持这等苦头了!怎么样,头疼不疼?”张陵哈哈大笑。

不一会,旁边端木莫羡闪现在张陵面前。端木莫羡额头尘土斑斑,看来真的着了张陵指地成钢的道。

“晕不晕,要不坐下缓一缓……”

见张陵仍继续奚落,端木莫羡恼羞不已。他黑着脸收起宝剑,踏罡步斗施起法来。

“道兄且慢!”张陵向前一步,急忙说道:“我猜你也不想暴露行踪,故未施展全部法力。你的能耐我已知晓,我们就此为止吧!”

“你如此无礼,我若不施法教训你,岂能泄愤?!”

“实不相瞒,我乃邓训的师兄,不会与汉军为敌的。”张陵见端木莫羡不肯罢休,急忙表明身份。

“哦?有何凭据?”

“我并无凭据。我乃邓训大师兄,你叫邓训前来见我便是,到时候一切自有分晓。”

“邓将军岂是你说见就能见的?你这圈套也太低级了吧。”

“信与不信,邓训自有分晓,你只管带话便可。你我打斗多时,并未分出胜负,难道你想一直打下去吗?”

“好吧,我会向邓将军禀告此事的。若你果真是邓将军的师兄,那我以后定捧酒致歉!”端木莫羡说罢,纵身上马奔汉营而去。

傍晚时分,尘浪飞扬,马蹄声大起,一人持枪策马而来。便是那刚直冷静的师弟邓训。

张陵忍不住暗自夸赞:“铁骨将军披铁衣,铁马长枪斩黄浪。邓门虎子,意气风发。这邓训许久不见,已是虎虎雄风,已不是当初青涩模样了。”

邓训见到张陵,慌忙勒马下蹬,急走两步俯首作揖道:“师兄安好!”

“好,好。师弟也安好。”张陵急忙扶起邓训。

“师兄为何逗留在此?”

“唉……羌汉相争,黎民受苦。我恰好来到此地,便想找机会平息战争罢了。”

“师兄良愿,恐难达成。今窦固、马武将军前来,就是为了消灭参狼羌。且此次西征,有蓬莱道子端木莫羡相助,羌人恐难活命……”

正说话间,端木莫羡策马赶来。

“这位就是端木将军了吧。”张陵作揖行礼。

“道兄客气了!”端木莫羡尴尬一笑,随即还礼。

“端木将军,你可有计策终止干戈?”张陵问道。

“将他们打痛了,打服了,他们自然就老实了!要想终止干戈并不难,只须一举将羌人打败,然后纳降即可。”端木莫羡说道。

“羌人性情刚烈,如何肯降?”邓训说道。

“并非不可能。我探听过,羌人之所以反叛,是因地方官吏欺压当地族人,羌人无处申诉才引发的。我们只须控制住羌人,然后消解羌人怨愤,并让他们与大汉子民共享福祉,他们自然不会再反。”端木莫羡说道。

“那好吧。我自会与窦固将军、马武将军商议此事,尽量减少杀戮。”邓训说道。

“有劳师弟了!但羌人亦有不少高人在场,且他们攻击手段诡异,行踪难测,万不可轻敌啊。”张陵说道。

“多谢师兄提醒。天色不早了,我们须回去了。师兄多加保重!”邓训说道。

“道兄保重!”端木莫羡微笑辞别。

“两位保重!”

一番道别后,三人各回自己营地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