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三章:蓬莱仙客巧移山,洛阳书生弃笔砚。第三节:投笔从戎

第三章:蓬莱仙客巧移山,洛阳书生弃笔砚。第三节:投笔从戎

第三节:投笔从戎

几次商议后,窦固派邓训领兵攻打参狼羌。

两军对垒,无须多言。邓训与端木莫羡领一队人马率先冲了上去。

参狼羌还是固守姿态,用战车进行连弩攻击,投石车投掷石头和蒺藜进行配合。

“众将士停止向前!”邓训见进攻受阻,急勒马号令停止进攻,接着对端木莫羡说道:“端木将军,该你大显身手了!”

“末将领命!”端木莫羡微微一笑,从马上跃到阵前。

端木莫羡轰然落地,急急踏罡步斗,接着猛然双手合十。

只听轰隆一声巨响,五座巨石从天而降落到端木莫羡身前。

“搬山术!?”张陵在羌军之中见此威势,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
端木莫羡双脚浮空,双臂向前急剧抖动发起功来。那五座巨石一字排开,剧烈摩擦着大地,如脱缰的野马般卷着滚滚沙浪碾压过去。

隆隆之声不绝于耳,大地不停的颤抖。

巨石所过之处,一切都被夷为平地。羌人的弓箭、铁蒺藜、石头则如挠痒痒一般,根本无法阻止石阵向前。

滇吾见此,顿时惊慌失措,对旁边将领说道:“速速想对策!!”。

众羌族将领纷纷摇头,想不出应对之法。

转眼间,巨石阵已到眼前。滇吾长叹一声:“想不到汉军竟有此奇人!尔玛死不足惜,可惜了这些羌族儿郎!”

“狼主莫慌,蒙绕愿为族人一死!”蒙绕说罢,紧握羌刀向前,欲以血肉之躯抵抗石阵。

轰!巨石阵将到参狼羌阵前时突然停了下来。

“停下来了?!”羌军一愣,急忙观看。怎奈石阵如山,且眼前黄尘遮天,根本无法看清。

端木莫羡落到巨石之上,接着施展土遁来到到战车前。他连续向前,穿透战车盾牌若空气一般来到羌军内部。

“五行遁?!原来这家伙会五行遁!原来是我被他小看了!”张陵看得清楚,忍不住赞叹。

端木莫羡并不停歇,左冲右突,专门破坏战车、投石车。

羌族将领怎能容忍,纷纷向前与端木莫羡缠斗。

端木莫羡知道参狼羌有高手助阵,便不敢恋战,大闹一番后施展金遁穿过战车,接着施展遁土遁跳出羌军包围。

“别让他跑了!”参狼羌众将士纷纷追赶。

端木莫羡双手持剑,腾空一跃用力挥去。参狼羌的列列战车纷纷炸裂开来,周围的羌族兵卒亦被炸得四处乱飞。

“是时候一决雌雄了!”端木莫羡收起双剑,右手轻轻在面前一挥,之前的巨石阵荡然消失。

巨石消失,汉军显现眼前羌军眼前。

雄兵列列,威武在前,若风卷残云般冲杀过去。

轩辕之子不惧战,任尔陈兵千百万。

千秋汉血不曾干,万世楚骨亦铮然。

磅礴怒吼震沙场,刺眼兵芒耀九天。

斗胆竖子速向前,且好血祭龙渊剑。

送尔酆都告鬼判,无敌之师号称汉。

羌军失去优势,只得且战且退。汉军冲杀一阵后,没有继续追赶,任由羌军离去。

邓训命人拔了羌军营寨,然后率军复命。滇吾则率军退守坎布拉山。

窦固、马武听闻捷报,亲自迎接邓训等人。

“邓将军辛苦了!”窦固、马武未等邓训下马,便迫不及待地道喜。

“承蒙窦将军、马将军信任,为国征战乃是我之本分,虽死不惧。”邓训下马说道。

“说得好!大汉儿郎当有此风骨!来人,摆酒设宴!”窦固高兴地说道。

“班超,速速书写战报禀告圣上!”马武下令道。

“是……”班超低头答应,似心事重重。

席间,众将领觥筹交错,热闹非凡。

第二日,邓训、端木莫羡和班超在营帐内休息,马武一身酒气走了进来。

一番行礼后,马武说道:“昨日交代的匆忙,竟忘了叮嘱将端木将军的功绩好好上报一番。班超,你且再发一封战报,对端木将军着重褒奖。”

“是。”班超随即备好笔墨纸砚,开始书写战报。

“此等战事,必将名垂青史。班超,我听闻你家擅长撰史,这次大捷你可是亲眼所见,务必要将邓将军和端木将军的功绩写好。当然啦,我与窦将军乃是此次征讨的主将,也不能遗漏。”

“是。”班超低声说道。

“马将军,茶已备好,过来品茶醒酒吧。”邓训急忙招呼马武。

“昨日饮酒太多,口干舌燥。这茶来的正是时候!”马武说罢,大摇大摆坐了过去。

班超低头写战报,写到一半,看了看饮茶的三人,不禁轻声叹息。

“师兄为何叹息?”邓训问道。

“你叫我一声师兄,我却受之有愧。我寸功未立,与你相差太远,不配师兄之名。唉……想我班仲升,空有一身报复,却疲于记载别人的功劳……”班超说罢,将写了一半的战报扔到一旁,然后在桌案上愤然写下诗句。

狼毫写尽万字言,终究不见吾名显。

吾有傲骨在伏案,吾之战戈共尘眠。

蓦然提笔,

愧为男!

男儿当擎火狼枪,抖血为墨写江山。

纵然折戟无完尸,

不负轻狂,

不枉然!

写罢,班超将笔用力掷到一旁,道:“今日,我班超班仲升投笔从戎,立志沙场喋血!”

“有志向,男儿当如此!”马武肃然起立,高声称赞。

“好,好!”邓训和端木莫羡也忍不住称赞。

此时,窦固走了进来。

“班超,你的志向我已明了。我这把佩剑,你可愿意佩戴?”窦固说罢,解下自身佩剑。

“多谢将军成全!”班超跪地接剑。

“非也,是你成全你自己。起来吧!”窦固哈哈大笑。

班超拔剑出鞘,一字一句道:“心中有豪情,自当持利剑。这剑便是我的笔,必定会为我写下自己的功业!”

“师兄高志,邓训佩服!且过来饮酒!”

“对,热血男儿当饮烈酒!来人呐,上酒!”马武高声下令。

玉液烈浆纷纷而至,几个人在营帐内又是一阵豪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