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四章:张陵相援平仇怨,参狼回心复归汉。第一节:鲁班神尺

第四章:张陵相援平仇怨,参狼回心复归汉。第一节:鲁班神尺

第一节:鲁班神尺

话分两端。滇吾率军扎营坎布拉山后,对周边进行严密布防。钉子户张陵仍紧紧跟随。

大营之内,滇吾与其子迷吾、东吾及大将议事,新来的两个木匠站在前列。

这两个木匠确实不是普通人,名叫锁山和禅西。二人平常以木匠身份遮盖身份,其实是参狼羌左右护法。因修行《鲁班书》下部,一个妻儿早亡,一个则左腿残废。

鲁班著作《鲁班书》,上册书木工机巧之术,下部书风水道法之术。之所以写风水道法之术,因为盖房搭屋,须合风水。且木匠是当时地位低下,常常干完活得不到报酬。为避免门人受欺负,鲁班传授门人道法,用来威慑债主。

传说鲁班做了一只木鸢,可载人千里。他的妻子好奇,偷偷地骑上木鸢飞向天空。哪知天高风冷,鲁班妻子突感不适从半空掉,连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并摔死。鲁班后悔不已,诅咒天下所有学习《鲁班书》的人”鳏寡孤独残”至少有一

“锁山,此次争斗,你们为什么不出手?”滇吾看了看锁山,生气地问道。

锁山乃参狼羌左护法,其四十有余,面色青黄。因妻子离世,一直郁郁寡欢。

见滇吾问话,锁山急忙答道:“禀狼主,尔玛斗不过他。”

“你与禅西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难道还怕死不成?”

“尔玛不惧死。我观汉军未想将我等消灭,故未泄露法术。”

“莫要奢望敌人会对我们仁慈!”滇吾大怒。

“尔玛明白!”锁山低头答道。

禅西一瘸一拐走向前来,道:“狼主莫担心,尔玛已在山下布下机关和迷魂阵,若汉军敢来,尔玛定让他们有去无回!”

“嗯,有劳两位了。非尔玛有意责备你们,只是此战关乎千万羌人性命,马虎不得。”滇吾缓了缓语气,慢慢说道。

“对了,那个张陵还是要设法除去。他毕竟是汉人,总归是向着汉军的!”滇吾话锋一转,又说道。

“尔玛听到一事,本不在意。现在想起,恐又蹊跷。”吉娜向前说道。

“说来听听。”

“羌军撤退之时,尔玛听两个兵卒议论,说在外探查时见到过张陵。等二人回到大营后,又听闻张陵从未离开过大营……”

“啊?!竟有此事!?”众人不敢相信。

“莫非这张陵有个双胞胎兄弟?有人易容假扮他?他会分身术……”禅西低头思索,自言自语。

“管他呢,不如我们兵分两路,一齐将两个张陵铲除!”迷吾听罢,不屑一顾地说道。

“少主不可轻敌。营外的张陵行踪不定,一时难找,不可贸然行事。况且这张陵曾轻易将我战刀握成飞灰,定有些能耐。必须仔细商议才是。”蒙绕说道。

“他是有些手段,不可大意。那夜他中了含沙射影却安然无恙,着实令人匪夷所思。”锁山说道。

“不如今晚让尔玛会会他!”禅西说道。

“禅西,张陵不可小觑!”吉娜急忙阻拦。

“莫要多管闲事!”禅西冷冷说道。吉娜一向喜欢禅西,禅西也知道吉娜的心意。但禅西身体已残,自知配不上这个好姑娘。且他惧怕《鲁班书》的诅咒,只能深藏情爱,对吉娜冷面相拒。

“禅西,为何对尔玛如此冷漠……”吉娜面带忧伤,忍不住泪眼盈盈。

“看不惯我,就离我远点!”禅西继续恶语相对。

吉娜双手掩面,哭着跑出军营。禅西面无表情站在一旁,未加理会。

“禅西,吉娜是个好姑娘,不要让她难过。”滇吾说道。

“难过只是一时的,等她想开就好啦。”禅西叹息一声,缓缓说道。

“你俩相好之时,你修行《鲁班书》,她未曾阻拦。可见她早已心属与你,不嫌弃你,也不惧生死。莫要让她再伤心了。”滇吾继续开导禅西。

“多谢狼主关爱,尔玛自会好好处理此事。”禅西说罢,一瘸一拐走了出去,接着回到自己大营。

禅西独自坐在账内,想起吉娜伤心时的情景,不禁难受万分,但还是忍着不去安慰她。

羊角花开映蝶红,轻吐苏心欲语停。

蝴蝶振翼却高飞,转身冷落任飘零。

莫问花落有几许,只知此刻须无情。

整理一番思绪后,禅西找到张陵。见到张陵后,禅西也不言语,向营帐外一伸手,示意张陵到营外叙话。

张陵看了看禅西,略一犹疑,随后跟禅西来到一僻静处。

“尔玛禅西,乃参狼羌族护法,特来拜会道兄。”

“果然不是寻常之人。找我何事?”

“昔日护法锁山将你打伤,道兄是如何逃脱的?又是如何迅速恢复的?”

“为何要伤我?”张陵没有回答,略显生气地反问道。

“道兄乃汉人,且精通法术。两军交战,道兄不表明立场。我等心慌,故出此下策。”

“那你此来何意?”

“请道兄以诚相待,说明来意!”

“不说又如何?”张陵是个倔脾气,吃软不吃硬。

“那得罪了!”禅西说罢,轻挥衣袖,甩出几把飞镖。

张陵早有准备,原地一跃躲开飞镖。转眼看去,去不见飞镖的踪影!

张陵一愣,接着拔剑刺向禅西。剑身穿过禅西,就如穿过空气一般。再看禅西,依然无事般站立。

“咦?这是什么法术?”张陵暗自思索,想罢,张陵又挥一剑,还是如砍向空气一般,禅西依然无事般站立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张陵百思不得其解,低头一看,发现禅西没有影子!

“见鬼了?!”张陵吓得急忙跳到一旁,紧张地思索着。

营地外,另一个张陵也紧张地思索着。

远处天空,一只巨大的鸟飞来。见到营地外的张陵后,巨鸟盘旋一周后落了下来。

营地外的张陵一看,发现那巨鸟是一只木鸢,木鸢之上的人竟是禅西!

禅西走下木鸢,身上却没有影子。禅西缓步向前,冷笑道:“道兄,让我好找啊。”

“原来是移形换影啊!领教了!”张陵紧锁眉头,却仍笑呵呵地说道。

“你的分身术也是厉害!”禅西说罢,从腰间拿出鲁班尺,轻轻朝张陵一挥。

呼!呼!

两条巨蛇从鲁班尺间暴射而出,迎面扑向前来。

张陵腾空一跃,躲开一条蛇攻击。刚一落地,另一条蛇已扑来,将他紧紧缠住。

张陵站稳身形,气运丹田,想用力挣脱束缚,怎奈用不上劲。

此时,得手的巨蛇已张开大口对着张陵,准备随时将他吞没。另一条蛇则在一旁蓄势待发。

“就这点能耐?!”张陵挑衅道。

禅西并未理会,双手擎尺向前一推。

巨蛇收到指令。一条蛇凶狠地咬向张陵咽喉,另一条则凶狠地咬向张陵双腿。

咔嚓!

巨蛇同时出击,咬到张陵若却似咬到铜铁一般,不但未留下任何伤口,反而将獠牙崩断了。

“嘿嘿!怎么样,咬不动了吧!”

“这……这是点金术?”禅西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你能用毯子挡飞针,原来如此……”

“小小法术,不值一提。”

“看看是你的头硬,还是我的铜锤硬!”禅西说罢,挥尺对着木鸢凌空一指。

只见木鸢若活物一般,咔嚓咔嚓变化,转瞬间变成一个木人,挥舞着铜锤向张陵走来。

张陵看着木人,开始认真起来。

见木人继续向前,张道陵瞪大眼睛,不禁暗自疑惑:“咦?点金术对木人不起作用?”原来张陵打算对木人施展点金术将其定住,却未能得手。

“禅西岂能辱没祖师爷?我这机关蕴含阴阳奥秘,岂能被轻易点化?!”禅西冷笑一声,继续施法。

木人凶猛前来,挥锤砸向张陵天灵盖!

“呵呵。”张陵微微一笑,脚下窜出无数树木。树木若发疯一般急剧生长蔓延,将木人一下牢牢卷在空中。其他树木则疯狂地冲向禅西!

“果然厉害,手脚被困却能发动巨木术!”禅西一边躲避攻击,一边暗暗佩服。

“可惜你忘了,我本是个木匠!”禅西冷冷说罢,将鲁班尺扔了出去。

鲁班尺迎空而落,化为无数巨斧。巨斧护住禅西,以他为中心疯狂砍向四周。

逢山开路!

巨斧疯狂向前,将片片巨木伐倒在地。

张陵见巨树林被砍,气得心疼。

几把巨斧突然飞窜而来,对着张陵一顿七砍八剁。大地轰鸣,残叶漫天,尘沙飞扬。

“想必变成肉酱了!”禅西待灰尘散去后,来到张陵面前。

“……人呢?!”

巨坑之内,只有蛇的尸体和巨斧砍过的痕迹,并无张陵的尸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