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四章:张陵相援平仇怨,参狼回心复归汉。第二节:禅西布阵

第四章:张陵相援平仇怨,参狼回心复归汉。第二节:禅西布阵

第二节:禅西布阵

“难道剁成碎末了……”禅西自语道。

“还在呢!”身后声音传来。

“啊?!”禅西本能回头,突然感到脖子发凉,发现一把剑已架到脖子上。

原来在巨斧砍落之前,张陵偷偷施展分身术,在不远处放置了分身。等到巨斧劈下时,张陵便将身体瞬移到另一个分身之上。

“如何?”张陵得意地问道。

“不怎样!”禅西说罢,缓缓转身穿过雌雄剑,径直走向张陵。

“忘了!移形换影!他的肉身去了羌军大营,这是影子!”张陵恍然大悟!

想到此处,羌军营地的张陵分身急忙挥剑砍向禅西。

果不出所料!营地内的禅西拿出羌刀,架住张陵的来剑。

禅西与张陵斗在一起,虽然禅西身体残疾,但依然身法灵活。

斗了十几回合后,张陵稳定身形,单手持剑向前一指,一道海蓝剑气迸射而出。禅西一惊,无法躲避,急忙持刀阻拦。

嘡啷!

羌刀被击为两段,禅西也被震到一边,吐了一口血。

张陵没有继续发招,转而持剑慢慢走向禅西。他用剑轻轻点了点禅西,若穿过空气一般。

禅西又施展移形换影,来到到营地外!

营地外,禅西捂着胸口,紧张地观望四周。

张陵正在摆弄禅西的木人,见禅西回来了,笑呵呵地说道:“禅西,这个木人咋玩?怎么不听我使唤?”

禅西嘴角滴着鲜血,微微一笑,开始转动鲁班尺,嘴中念念有词。念完后,木人突然如活了一般,猛然深处两手死死扣住张陵琵琶骨。同时,木人腰间咔嚓一声,窜出几道带有倒刺和钩强绳索,将张陵紧紧缠住。

张陵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困住。此时琵琶骨被锁,已无法施展法术。

嘎嘎嘎!木人头部机关打开,露出一把尖刀。尖刀闪着淡蓝色的光芒,似锋利无比又带着剧毒。

张陵有些后悔了,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凝视刀尖!

木人头部转动,开始瞄准张陵。

张陵锁骨被锁,双手被束缚,无法施展法术。幸好双脚未被困住。

张陵不敢犹豫。他略一皱眉,双腿用力腾空而起,带着木人凶狠砸向禅西。

“真是个狠人!竟将自己抛过来!”禅西未想到张陵会出此一招。

见张陵着木人砸来,禅西无法继续施法,急忙躲在一旁。

扑通!

张陵和木人撞到地上,地面瞬时尘土飞扬。

“啊……痛死了!”张陵浑身疼痛难忍。见禅西躲开,张陵忍住疼痛,又扭动身体腾空砸向禅西。

连续几次攻击后,张陵已遍体鳞伤,木人也被摔得七零八碎。

“哈哈,老天保佑,终于解脱了!”望着地上残碎的木人,张陵忍不住苦笑。

“即可解开束缚,又不给我继续施法的机会!你果然不是凡人!”禅西气喘吁吁地说道。

“你也不简单!”

再看禅西,又站立不动了。

“又来这招?你肉身和影子换来换去的,累不累啊!”张陵说罢,坐在地上休息起来。

营地内的张陵见禅西返回,便持剑再次攻击。

斗了几个回合后,张陵想尽快结束战斗,正欲做法,却见禅西起身跑了出去。张陵料想其中有诈有诈,但还是追了出去。这只是他的一个分身而已,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。

张陵顺着禅西逃跑的方向,一路追击。追了半天不见踪影。张陵有些生气,猜想禅西已然知败,便打算回去。

走了半天,还未走到羌军大营。张陵疑惑,遂观望四周,却发现此地之前来过!

“难道迷路了?羌军营地在西,现在已是傍晚,我朝太阳方向走准没错。”想罢,张陵看了看太阳,向西而去。

张陵走了半天后,又回到了原点!

“白天不会有鬼打墙!想必是奇门遁甲或者是迷魂阵之类的法术。若是邓训在就好了。”张陵想起邓训,遂联想起班昭,不免有些伤感。离开已一年之久,不知班昭如今可好……

儿女情长,英雄气短。张陵想着想着,不禁有些失落,遂失去了打斗的兴趣,也没心思再钻研如何走出去,便施法三花五气咒护住身体,找个地方睡了过去。

营地外,禅西的幻影渐渐消散。见禅西收起法术,营外的张陵放松了警惕,也找个了地方呼呼睡去。

营地内的张陵分身正在睡觉,突然哭泣之声,便急忙醒了过来。只见几个朦胧白色身影,正披头散发向自己飘来。

“这什么东西?难道是鬼?!”张陵想罢,一激灵站了起来。

几个白色身影向张陵冲来,伸出利爪扑向张陵。

张陵拔出雌雄剑劈下,就如砍向空气一般。但白色的身影却似受到了伤害,挣扎着连连后退。

“果然是鬼!”张陵大喜,继续攻击。

不一会,鬼魂又疯狂向前。周围呜咽声大起,似乎又有不少鬼魂前来。

“让你们见识下我的厉害!”张陵说罢罢,气沉丹田后将阳刚之气聚于法剑之上。湛蓝的雌雄剑顿时红光闪闪,烈焰升腾。

不待鬼魂向前,张陵挥舞法剑冲了过去。

剑锋所致,鬼魂纷纷化为灰烬。其他鬼魂并不惧死,义无反顾的继续冲杀过去。

“鬼亦是生灵,也是可怜之人,不可多造杀孽!”张陵想罢,收起法剑,急急踏罡步斗。

张陵施展巨木术,脚下窜一颗参天大树将其托了起来。

鬼魂纷纷围拢过来,开始疯狂的抓挠巨树,有些鬼魂开始向上攀爬。

张陵也不惊慌,气运丹田汇集木气于掌心,接着将木气打入巨木内。

巨木收到张陵的真气后,若疯了一般急剧生长,将张陵托到云层之处。

张陵俯看了看地面,接着拿出一张纸,咬破手指后在上面写写画画。

“急急如律令!”张陵将符纸贴到树干上。

符纸贴树后,旁边的鬼魂若被针扎一般,纷纷跌落在地。

张陵又拿出一张纸,写了一张驱鬼道符。

张陵用剑挑着道符,轻轻一挥,将道符点燃,接着撒向四周。

不一会,鬼魂哽咽声渐弱,后慢慢没了声音,各自归地府去了。

“该回营地了!”张陵拍了一下树枝,树枝若有灵性一般,开始向营地无限延伸。

正移动间,听到呜呜声响。张陵低头一看,一个巨大的木锯正在锯树木。

“还不甘心?!金克木不假,那也得看你的金气够不够重。不是随便一颗钉子就能打败参天大树的!”张陵冷笑一声,轻轻一挥手。

一块木头从树上急速落下,硬生生将木锯砸为两段!

不管其他,张陵继续随架着树枝下落。一会便落到参狼羌大帐之前。

晨练的士兵见张陵从天而降,顿时吓得说不出话。

张陵也不言语,挥了挥手,巨木随即消失。

所有人似被定住一般,均目瞪口呆盯着张陵一动不动。

张陵也不管他们,捋了捋头发后,端起早饭一顿胡吃海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