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四章:张陵相援平仇怨,参狼回心复归汉。第三节:防不胜防

第四章:张陵相援平仇怨,参狼回心复归汉。第三节:防不胜防

第三节:防不胜防

禅西不久也回到营地。他绕开张陵,来到锁山营帐内。

营帐内,锁山和吉娜已等候多时。见到禅西嘴角流血,知道其受到重伤,便急忙向前搀扶。

“怎么样了?”锁山急切地问道。

禅西已疼痛的说不出话,朝二人摆了摆手,踉跄坐到椅子上。

吉娜难受万分,急忙找出一些化解伤痛的药给禅西服下。

半个时辰后,禅西方才缓了过来,面色也好些了。

“禅西哥哥,你好些了吧?”吉娜急切地问道。

“那张陵奇门妙法众多,尔玛非但伤不了他,还差点被他伤了性命。”禅西没有理会吉娜,对锁山说道。

“竟如此厉害?”

“嗯。”禅西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不过尔玛观他心性善良,出手也不算狠毒,料想不会加害羌族之人。”

“你且好好休息吧”锁山看了看禅西,又看了看吉娜,道:“吉娜妹妹,有劳你照顾禅西。尓玛先去禀告狼主。”

“放心好了。”吉娜点了点头,接着招呼禅西吃饭:“禅西哥哥,劳累一天了,吃些饭吧。”

“尓玛并无大碍,你回去吧。”禅西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“尓玛回去也没事,不如就待在照顾哥哥吧……”吉娜小声地说道。

禅西不理会吉娜,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。

吉娜咬了咬嘴唇,缓身走出营帐。坐在门口仰望天空,心中不免悲伤。

林间最清凉的风,

为何要轻吹我的眼睛?

你是否怜我此刻双目含光,

泪眼盈盈?

两小无猜的一对人,

为何现在心意难猜,

冷若霜冰?

林间最清凉的风,

为何似我心摇摆不停?

他是否似我一般思绪万千,

心境难平?

一意孤行的固执人,

何时才能允我靠近,

伴他同行?

林间最清凉的风,

为何要匆忙逃避黎明?

你是否似我一般沉迷美梦,

不愿清醒?

前方那蜿蜒崎岖的迷踪路,

是否可以带我折返从前,

回到曾经?

锁山走出帐外,看了看吉娜,叹了一口气。情事最难断,虽然他视吉娜如亲妹妹,也终究无可奈何。

思虑片刻后,锁山决定先将事情告知滇吾。

滇吾听锁山说明情况后,顿时目瞪口呆不敢相信。

迷吾说道:“父王,看来这张陵并无恶意。不如将他收入参狼麾下吧。”

“他若肯归顺,早就出手援助了。你看他现在整日无所事事,混吃混喝!他到底想做什么?!”东吾说道。

“唉……最烦的就是打也打不过,赶也赶不走。罢了,不招惹他就是了。每日好吃好喝好生伺候,他不会捣乱的。”滇吾接着说道:“汉军已在河对岸的半山腰扎营,不日将攻打我族,应提早应对?”

“汉军不易对付。尓玛打探过,那施展法术的道者来自蓬莱,名为端木莫羡。统领窦固身经百战,勇武有谋。另一统领名叫马武,乃是刘秀旧臣,想必也有些能耐。率军冲锋之人名叫邓训,乃邓禹之子,武艺高强且懂排兵布阵的法门。”蒙绕说道。

“强敌在前,不可轻视,但也不能被其所吓。”锁山紧紧攥了攥拳头,继续说道:“那端木莫羡的搬山术,霸道非凡,如何破解?”

“搬山术固然凶悍,但需要持续施法。想阻止他也不难,只需阻挠他施法便可。”锁山说道。

“端木莫羡施法定然有人护持,没那么容易受到干扰的。”滇吾说道。

“今夜尔玛就过去会会那道人。即便杀不死他,也要损他修为!”

“一定要小心!修道之人,多深藏不漏。这端木莫羡实力如何,我们并不知晓。你必须时刻留心!”滇吾叮嘱道。

当夜,锁山改换行装潜入汉军大营。一番搜索后,来到端木莫羡营帐之上。

锁山观察周围片刻,发现并无异常,便趴在端木莫羡营帐上用匕首轻轻划开一个口子。

此时,端木莫羡正在闭目养神。

锁山用匕首将帐篷又阔大了些,接着倒挂在营帐顶,将半个身子探入营帐内。见端木莫羡仍一动不动,锁山缓缓将双手伸直,开始瞄准端木莫羡。

端木莫羡猛然睁开眼,威然起身站了起来!

不容端木莫羡向前,锁山抖动双臂。几道寒光一闪,奔端木莫羡而来。

端木莫羡看不清暗器为何物,不敢随便格挡,便原地一滚躲到营帐边缘。

见未得手,锁山摆动双手,又瞄向端木莫羡。

不待锁山发动机关,端木莫羡抓住营帐的篷布用力一扯。

呼啦!

锁山卷着篷布轰然坠地。

“端木将军……”营帐外值守的汉军见帐篷突然塌陷,急忙进内察看。接着月光,官兵持枪缓缓向前,见篷布内有人蠕动,又见端木莫羡站在一旁,已知有人欲暗杀端木莫羡。

几个士兵相互使了个眼色后,一起持枪向篷布扎去。

哧啦!从篷布内飞出数十把飞刀,将汉军士兵杀死。

血泊之中,篷布内露出数把刀锋。刀锋左右旋转,将篷布裂成碎片。

锁山从篷布内起身,肩膀、后背、胳膊、腰部、腿、脚遍布刀锋,若一个铁刺猬一般明晃晃地走向端木莫羡。

周围士兵听到动静迅速冲了过来,持枪围住锁山。

“怎么?就这么点能耐,靠人多取胜?”锁山毫无惧色,开始言语讥讽。

“我并非鲁莽逞强之徒,激我无用。”端木莫羡冷冷一笑。

锁山见端木莫羡不肯单挑,便杀向汉军士兵。锁山刀身机关全开,以刀护体,瞬间将附近一群士兵杀死。

“就这点能耐?!”端木莫羡岂双手各持一剑杀向锁山。

斗了一阵后,锁山且战且退来到山脚下。端木莫羡率人紧紧追赶。

见端木莫羡追来,锁山从怀中掏出几个机关扔到人群中。机关如手掌般大小,落地之后,顷刻炸开。

飞针毒气到处乱窜,汉军士兵纷纷倒地。

锁山昂首抱胸,轻蔑地着端木莫羡。

“我知你是故意激怒我!”端木莫羡已忍耐不住。

“但你还是不敢来。如此胆小,怎能扬名天下?况且真正的高人,应能应付一切变化,而不是躲在营帐瞻前顾后!”锁山继续激怒于他。

虽知有诈,但端木莫羡不想让士兵再枉死,且他本身性情高傲,便决定放手一搏。

“你等莫要向前,让我来对付他!”端木莫羡说罢,纵身一跃冲向锁山。

端木莫羡边向前边结道指,催动山石砸向锁山。

黄沙飞扬,巨石舞动,纷纷砸向锁山。

锁山扭动身形,在地上闪转腾挪,躲开了攻击。

斗了几个回合后,锁山不再躲闪,转而一跃而起,挥手向端木莫羡一阵乱洒。

无数机关、钢针若暴雨般急急洒落。

“切,不值一提!”端木莫羡冷笑一声,招来一块巨石挡在身前。

钢针射向巨石后纷纷落地。机关则纷纷炸开,冒出股股黄烟。

端木莫羡处在下风口,见黄烟从从石头旁蔓延过来,顿觉不妙,急忙紧闭丹田,屏住呼吸。但还是晚了些,自己已吸入一些毒气。

锁山纵身一跃来到巨石之上,手握五把飞刀正欲抛出,却不见端木莫羡踪影!

正疑惑间,脚下的巨石忽然消失。

“出来吧,你逃不掉的!”锁山一边搜索这四周,一边说道。

不多时,端木莫羡浑身酸软无力地出现在不远处。

锁山见端木莫羡气喘吁吁,身形不稳,知道其已中毒,便将飞镖甩了过去。

端木莫羡并不躲闪。他双目圆睁,凝视着飞刀念念有词。

飞刀杀到,端午莫羡瞬间化为虚无!

“这是何故?”锁山满脸疑惑:“飞刀并无法术之力,怎会将其消灭于无形?”

 “也罢,他也活不了多久,随他去吧。”

寻了一阵之后,锁山不再逗留,捡起飞刀匆匆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