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四章:张陵相援平仇怨,参狼回心复归汉。第五节:遁甲兵阵

第四章:张陵相援平仇怨,参狼回心复归汉。第五节:遁甲兵阵

第五节:遁甲兵阵

几日后,羌军准备妥当,准备进攻汉军。

夜间,羌军大营内百十个巨大的风筝迎风而起,飘向汉军大营上空。

巨大的风筝由两条粗线牵引,两条线并驾齐驱,相隔一尺有余。一条浸渍了清水,用来牵扯风筝;一条浸渍了火油,连接着风筝下面的机关。

见风筝已到位,羌军点绕火油线。捆绑机关的火线被烧断,风筝下的机关箱纷纷掉落,带着火光砸向汉军大营。风筝被引燃,牵扯它们的水绳陆续挂落在山坡上。

机关落地,轰然炸裂。无数暗器、毒气伴着火焰四处乱溅。

汉军大营顿时乌烟瘴气,火光冲天。汉军士兵被暗器、火及毒烟侵袭,顿时一片慌乱。

邓训号令士兵用湿布捂住口鼻,并将人马带至空旷处。

汉军忙乱之际,百十个飞鸢从天而降,无数羌族手持羌刀冲了出来。羌族死士列阵向前死命搏杀,全然一副欲同归于尽模样。

窦固、马武见敌人露面,急忙率军迎战。

正斗得难解难分之际,班超率领一队骑兵冲入羌族死士阵中,将其阵型强行打散。

羌军死士没了阵型依靠,渐渐开始不敌,不久便所剩无几。

不多时,山下火光四起,无数箭簇伴着火焰射来。山下呐喊声响彻云霄,滇吾率人杀上来了。

“众将士,随我返回营地!”邓训大喊一声,率汉军撤退。

滇吾一路追赶,来到汉军后方营地后,发现营内空无一人!

“不好!怕是有埋伏!撤退!”滇吾急忙号令。

羌军左顾右盼,持刀慢慢后退。走了许久之后,发现又返回到原地。

“狼主,怕是汉军设下了阵法!”日达不基说道。

“哦?怎么说?!”

“尔玛刚才发现,汉军并未真正撤离,还是在附近徘徊。但不管参狼羌如何移动,他们似乎总在不远处。”日达不基表情严肃地说道。

滇吾看了看四周,也看出问题,问道:“锁山,你们怎么看?”

“狼主,此阵法与我等阵法不同,尔玛也看不出端倪。”锁山说罢,低头看了看手中司南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司南混乱,指明不了方向。”

众人一时站在原处,愁眉不展。

“速速想办法离去!”滇吾下令。

锁山抬头仰望天空,突然惊呼:“怪哉!怎么那么多北斗七星!?”

北斗七星是由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瑶光七星组成,七星相连,若舀酒一般。北斗七星长居北位,为人间指明方向。

众人急忙抬头观瞧,只见云轻月郎,无数北斗七星悬挂天空。

“怕是奇门遁甲!”锁山担心地说道。

“众人莫慌!且摆好阵型,加强防备,等天亮再说。”迷吾急忙下令。

话音刚落,羌人身后喊杀声大起,马武率一队人马冲杀了出来。

冲杀一阵后,马武率兵撤退。

“追!”滇吾下令,欲追随马武跑出遁甲阵。哪知没追多久,便已不见马武踪影。

羌军正疑惑间,窦固、班超率一队人马杀出,厮杀片刻后又不见踪影。

 乙、 丙、丁三奇移位,戊、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相连,休、死、伤、杜、中、开、惊、生、景九门呼应,王甲隐遁于六仪之下。奇门遁甲玄妙,不可鲁莽行事。”锁山说道。

羌军个个紧握战刀,紧张又惊恐地看着警惕四周。

“来人,速乘飞鸢通知东吾、禅西前来支援!”迷吾下令道。

几个羌兵找到飞鸢,却发动不起来。

“这该如何是好?走也不是,攻也不是?!”滇吾手握战刀,气得连连颤抖。

“事到如,只能先抱团死守了。”锁山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山下,东吾、禅西率人等待命令,许久不见信号,便决定冲杀上来。

东吾正欲下令,突然林间火光四起,无数箭簇飞射过来。

“不好,汉军有防备!”禅西大声喊道。

东吾急忙率人格挡着箭簇。他料想滇吾可能遭遇不测,便想号令羌军强攻。

禅西看出东吾意图,急忙说道:“少主莫要鲁莽,且先退回大营吧。”

东吾也不说话,阴着脸带人冲了一阵。

汉军攻势如潮,羌军伤亡惨重。东吾回头看了看,不甘心地下令道:“众儿郎,撤回大营!”

参狼羌得令,纷纷撤退至山涧的桥头。窦固、马武、邓训则紧紧追赶。

“蒙绕来也!”等候接应的蒙绕见东吾被追杀,率人冲向汉军。

“少主快走,我来断后!”蒙绕大喊一声,纵身一跃一人来到石桥中间。

邓训、班超迎向前去,欲打退蒙绕。

蒙绕双手持刀,恶狠狠劈向班超。班超持剑相迎,怎奈蒙绕刀劲凶狠,自己被震到一旁。不待班超起身,蒙绕又挥刀劈向班超。

邓训挥枪赶到,挑开蒙绕来刀,接着连刺数枪。枪若急雨,寒光闪烁。

蒙绕拼命挥刀格挡,怎奈邓训枪法迅疾,蒙绕被连刺数枪。

鲜血如注,蒙绕踉跄后退。

邓训单手持枪指向前方,怒喝道:“且住手,可活命!”

“呵呵!”蒙绕冷笑一声,将羌刀甩向邓训,接着双手不停挥动,扔出无数飞刀。

邓训持枪将飞刀拨开,接着施展一招乱战八方。寒枪舞动,银龙狂旋,将飞刀被纷纷打落。

蒙绕站在桥头,回头看了看东吾的方向,接着甩动左手,撒出一道绳索将邓训的枪紧紧缠住。

邓训一愣神,接着紧握长枪,避免长枪被掳去。

蒙绕急急转身,顺着绳索绕到邓训面前。接着抖动双手,手背探出铁爪扫向邓禹咽喉。

邓训看得清楚,急忙弃枪往后一跳。

蒙绕见未得手,便若疯了一般扑向邓训。

“这是要拼命啊!”邓训气血上涌,也不含糊。他空手向前,牢牢抓住蒙绕手腕。

“纳命来!”蒙绕奋力一抖肩膀。瞬间,无数尖刺若雨后春笋般从其肩膀上冒出。

“去死!”蒙绕怒喊一声,两肘用力砸向邓训。

邓训不敢硬接,遂一矮身绕到蒙绕后背,接着抓住蒙绕护甲用力一撕,将他左臂上的甲刺扯掉。

“啊?!”蒙绕一愣,接着反身挥动右臂扫向邓训。

邓训连续躲闪后又来到蒙绕背后,趁机将其右臂护甲扯掉,接着飞起一脚将蒙绕踢倒在地。

蒙绕重新站立。此时他身上机关全无,只有两手背的铁爪还在。

“少主快走!”蒙绕大喊一声,赤膊冲向邓禹。

邓训紧锁眉头盯着蒙绕,大喊道:“我等并无杀心,你无须拼命!”

“休要糊弄尔玛……啊!”蒙绕正冲刺向前。冷不防旁边一个身影飘来,将其一剑刺到在桥上。是班超杀了蒙绕。

“班将军,你……”邓训满脸遗憾。

 “继续追击!”窦固大声号令。

汉军听到号令,纷纷踏过石桥冲杀过去。

“撤!”东吾等人来到山下,顺着火风筝留下的水绳开始攀岩上山。

窦固、马武率人赶到,急令汉军弓弩射击。

羌军被箭簇攻击,若夏果遭遇狂风一般,纷纷掉落。参狼羌兵将见上山受阻,索性放弃逃命,开始疯狂杀向汉军。

“该结束了!”夜空中一声怒吼传来。两军之间突然窜出无数巨木,巨木疯狂生长,转眼形成一列百丈高墙,将两军隔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