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破曙之光    第五章:江州赴任志稍满,官印难解世间难。第二节:涪江收徒

第五章:江州赴任志稍满,官印难解世间难。第二节:涪江收徒

第二节:涪江收徒

洛阳太学之内,吟诗读经之声不绝于耳。各州才子谈学问道,好一派儒雅好学之气。

张陵正散步,突听耳听身后熟悉声音传来:“大师兄,近来可好?”

张陵惊喜回头,发现说话之人正是日思夜盼的佳人班昭。

见到班昭,张陵既激动又紧张,说话也支支吾吾:“好……好,一切还好。”

 “为何最近音信渐少,书信全无?”

“师妹莫怪。只因前些时日混迹参狼羌内,故无法书信。”张陵急忙赔不是。说罢,急走两步来到班昭面前。

班昭许久不见张陵,似有些生份,略一退步后,方缓步走向张陵。

张陵拉着班昭衣袖,微笑着傻傻端详佳人模样。

“且到花园处坐吧……”班昭被凝视地不好意思,急忙说道。

一对佳人进入花园,尽诉离别相思之苦。

“听二哥说,朝廷有意让你做蜀中江州令。”

“哦?我不曾听说。你们真的是消息灵通。”

“事关师兄,我自然会上心。”

“不知令堂可知你我之事?”

“略微知晓。”

“他们何意?”

“他们管不了我。只希望我不受苦就好。”

“放心吧!等我安置好,便将你接过来。”

“嗯,你不要太操劳。况且,何时赴任还不得知,你无须过于劳虑。”

“呵呵,我都忘了。是我太心急了。”张陵呵呵傻笑。

班昭看着张陵,也微微一笑。

此后,张陵在太学府研习学问,有空便与佳人相会。

三个月后,朝廷颁布旨意,命张陵巴郡江州赴任。

张陵虽对洛阳佳人不舍,却只得听从诏令。他暗自下定决心:为官一方,造福一地,为汉室守护一方宝地。

巴郡归蜀地,毗邻长江,与蜀郡、广汉郡、犍为郡相邻,有巴族、苗族、白族等较多西南族裔。

无人陪伴,张陵独自行至涪江边。来到一片树林后,张陵乏了,便靠在一棵树下休息。不知睡了多久,阵阵虎啸鹤鸣袭扰而来。

张陵揉了揉眼睛循声望去,只见林间有二人相斗。

林间二人,一名王长,其身形魁梧,浓眉虎目,霸气凛然,一双铁手似有千钧之力。另一名百里舞风,眉清目秀,相貌俊朗,飞驰间抖擞羽箭潇洒如风。

王长怒吼一声,猛然挥手扫向百里舞风。掌风过后,身前的巨树拦腰拍断。

“好霸道的力气!”张陵暗自惊叹。

那百里舞风躲开攻击后,也不示弱,轻抖肩膀长出一对双翅腾空而起,接着如箭镞一般冲向王长。

王长傲然不动,等百里舞风冲到面前时猛然挥手打去。百里舞风看得清楚,急抖双翼垂直升空,躲开了攻击。

王长见攻击不成,遂纵身一跳在空中连续挥击。百里舞风在空中且退且战,不时从身上射出片片白羽。

一猛一快,一柔一刚,两者旗鼓相当,斗得不亦乐乎。

百里舞风被追得无路可逃,遂急剧落到一颗树上。王长迎面扑来又是一掌,硬生生将巨树拍成两段。那半棵巨树在空中翻滚数周后,径直砸向张陵。

张陵正看得入神,忽见巨树砸来,便不耐烦地挥手将巨树扫开。

轰!

王长与百里舞风见那半棵树改变了方向,遂停止打斗四处观瞧。

张陵见被发现,便走向前来,拱手道: “在下张陵,路经此处打扰两位比试,还望莫怪!”

“你且速速离开,莫要伤到你。”王长声如洪钟说道。

“两位成人不易,应勤加悟道,不可轻易打斗损伤修为。”张陵已看出二人并非人类,忍不住相劝。

“道长有所不知。这王长固执不堪,多次骚扰我修行,我这次绝不饶他!请道长速速离去,免遭无辜之灾。”百里舞风催促道。

“我正在此处休息,是你等打扰了我。要离开也是你们离开。”张陵岿然不动。

“咦?你这人怎么不听劝?!莫要逼我动手!”王长有些恼怒。

“你二人武艺法术如此低微,怎能伤我?”张陵仍不听劝,反而讥讽二人。

“放肆!”王长、百里舞风同声呵斥,接着一个从地上,一个从天上攻向张陵。

“谁放肆还不一定呢!”张陵说罢,迅速一抖身形,变幻出四个分身来。两个分身分别挡住二人攻势,另两个分身绕到二人背后,将他们紧紧抱住。

“小伎俩而已!”王长轻蔑一笑,双臂用力欲挣脱束缚。

张陵轻轻一挥手,道:“莫要留余力!”话音刚落,抱着二人的分身瞬间变成铁人。未参与缠抱的分身则化为一阵白烟缓缓散去。

“我等与你并无仇怨,且并未做伤天害理之事,为何束缚我等?”百里舞风怒问道。

“是啊,我等本是好意,你为何恩将仇报?!”王长也愤怒异常。

“并无其他,只是不忍两位自损修为罢了。”张陵呵呵一笑。

“我二人但并无多大仇怨,只是邻里间逗乐而已,还请道长罢手。”百里舞风说道。

“好吧!”张陵说罢,轻轻挥了挥手。两个个铁人分身化为一团白烟,徐徐散去。

“你等法力虽略有所成,还不能做到随心所欲,须悉心领悟才是啊。”张陵说道。

“道长说的不错,我二人均因此事困扰许久。还请不吝赐教。”百里舞风俯首说道。

“赐教不敢当。我且问你们,增强法力意欲何为啊?”

百里舞风说道:“自然是摆脱凡胎,修真成仙。我乃百里舞风,乃仙鹤修炼成人形。这位乃王长,乃白虎修炼成人形。我等一心向善,从不欺凌弱小。可怜我俩资质平庸,虽苦苦修炼不曾懈怠,但终难再进一步。以后渡劫成仙,想来只是痴梦了。”

“修行并非一朝一夕,也并非三言两语能说的清楚的。这样吧,我孤身一身也是无趣,不如你们随我修行如何?”

“拜见师傅!”王长、百里舞风急忙叩首拜师。

张陵本想找个同伴,没想到此二人居然拜他为师,顿时喜不自禁,道:“呵呵,快快请起。‘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;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’。以后大家相互帮衬好啦。”

“多谢师父!”

“修行之人,切莫轻易施展法术。”张陵继续说道。

“为何?”王长不解。

“轻易施展法术,一是容易被别人研究出破绽进而找出破解之法;二是施法者容易被坏人利用,成为害人利器;三是容易损耗修为,泄露真气。再说了,轻易施展法术与拿刀攻击并不不同之处,都不过是逞强斗狠的手段罢了。杀人容易,诛心却难,凡事还需以德服人。”

“弟子受教了!”二人同时答道。

话不多言,三人一路晃晃悠悠来到巴郡江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