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狂野

游荡在茫茫的如水长街,

我知道自己本没有任何特别。

一日三餐的流水岁月,

已悄悄将我脸上的轻狂慢慢改写。

年轻的我好像秋后的黄叶,

随风飘荡一刻也不能停歇。

多少次在宁静的黑夜,

我偷偷舔舐伤口欲悄悄向曾经告别。

但总会有一个声音不甘地说那是背叛,

是对自己的不屑。

我明白,我的心始终隐藏着狂野,

燎原的火种至死都不会熄灭。

哪怕是现在空空如也,

我依然念念不忘梦中的美好一切。

我明白,我的心始终隐藏着狂野,

滚烫的热血永不承认活着就是苟且。

哪怕是入土前还不能破茧成蝶,

我依然会骄傲的说我从未真正向命运妥协。

 

 

     我知道,你永远都不会承认活着就是苟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