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湖悲歌

乘云纵鹤,以我为中心画下太极然后飘然而落,她和我打招呼的方式总是那么独特。
假装冷漠,潇洒转身时不忘补上海蓝色的蛋壳,对我的第一句问候永远是胖脸鄙视哥。
她最喜欢华山的漫天飞雪,总会说论剑台才是天下最美的景色。
她偶尔复制骚话假装老婆比小怪多,我却知道她的心里只有我一个。
她总是不时的伴着旋律轻唱轻合,又时而感叹江湖路短人生尽是悲歌。
岁月蹉跎,她的一颦一笑喜怒哀乐,我依然清晰记得。
起墙擎刀,我盾立盾舞信步地毯风车,却没有一丝丝快乐。
鹤梦白发,我招摇闹市俨然色批浪客,嬉笑着点掉腾空套在身上的蛋壳。
一旦错过,方明白无人可替代才是最大的孤独和寂寞。
一旦错过,方明白天生一对却擦肩而过才是夜话白鹭最终的诉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