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一章:宝剑失而又复得,泥泞江湖尽曲折。第一节:宝剑被盗

第一章:宝剑失而又复得,泥泞江湖尽曲折。第一节:宝剑被盗

前言

 

梨花伴雪共飘零,雪落流水悄无形。

流水葬花无声去,残香抱风唤雪停。

本是暖阳迎春使,为何冰冷伴余生?

本是人间一风景,最是唯美却悲情。

第一节:宝剑被盗

曾经名噪一时的魔殿,此时已蒿草密布,乱石丛生,满目凄凉。此魔殿乃是初代魔尊撒星河所建,后在魔道之争时被毁。魔道决战之后,魔教之人消踪匿迹,魔殿废墟已二十多年无人踏足。

魔殿后面一处密林内,一少年从竹楼中飘然而出,缓缓落在魔殿前面的石碑上。

此少年一袭白衣,身长七尺,长发若柳,白面似玉,双目若泉,手执白鳞赤缨枪,腰挎金丝白玉剑。

踌躇满志的少年观望着残破不堪的魔殿,青涩的面庞映现出自负和狂傲。许久之后,一丝忧惧和彷徨从他眼神中划过。曾无数次幻想着踏入江湖,可真正等到这一刻,他反而有些迟疑了。

“折医,江湖路远,你且珍重。”一个优雅且有穿透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此少年名折医,因其师傅不知其姓,故而只给起了一个字号。

折医纵身跃下石碑,双膝跪地于竹楼方向,道:“多谢师父!徒儿以后会经常来看您老人家的。”

“你且查明自己的身世,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,要对得起自己,更不要辜负他人。去吧!从此以后,你不能再踏入竹楼半步。”

“师傅……”

“去吧!记住,凡事要细细思索查探,万不可意气用事。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。”

“徒儿记住了。”

“谦谦君子,用涉大川。世间高手众多,你虽略有所成,但行事还须谨慎,不可妄自尊大。”

“是!师傅尽心尽力教导于我,徒儿万分感激。”

“你不可对别人提起我,否则,我必不饶你。”

“……是,师傅。师傅的救命、教导之恩,徒儿定铭记于心。徒儿还有一个问题……”

“说吧。”

“敢问师傅名讳。”

“我不配有姓名,你走吧。”

“师傅培养徒儿二十余载,徒儿岂敢不知师傅名讳?”

“唉……”许久之后,声音再次传来:“你走吧。”

“是……”折医有些哽咽,伏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头,道:“折医去也,师傅多加保重!”说罢,缓缓起身,依依不舍地看着前方的竹楼。

师傅是他的救命恩人。听师傅讲,在他很小的时候,他曾被一个叫阿幼朵的蛊婆杀死。是师傅将他复活,教他读书认字,传授他武艺法术。二十三年来,他与师傅相依为命,早已将师傅当做自己的父亲。此时离别,难免不舍。

“师傅,折医走了……”

等了许久,庭院之内没有回应。

“唉……”折医轻轻叹了一口气,提着白鳞赤缨枪离开竹楼。

折医一边漫无目的的赶路,一边盘算着怎么查探自己的身世。二十多前年的血案,该怎么查找呢?那个蛊婆阿幼朵现在是何种际遇?她当初为什么要对一个在襁褓中的婴孩下毒手呢?听师傅讲,他曾看见有一群人在追赶阿幼朵。莫非那些人是自己的亲人?……

月上黄昏,天色渐晚,折医也累了,便在半山腰停下来歇息。

山下村庄连续亮起炊烟,在星火的点缀下像棋盘一样。折医想去村庄落脚,却不知该往哪一家。棋盘虽大,却没有他这个棋子的落脚之处,着实凄冷、落寞。

日落西山炊烟起,群雀齐鸣入红霞。

灯火点点布棋局,弈子不知落谁家。

独自惆怅一番后,折医倚靠在一颗树下睡去。

山中冰凉阴冷,折医着实不适,并没有完全睡着,迷迷糊糊之中感觉旁边有东西在靠近。

折医缓缓睁开眼,见身前一个毛茸茸的小人正抱着金丝白玉剑左右打量。

“谁?!”折医大喊一声,猛然起身欲抢回宝剑。

“呵!”那小人发出一阵急促怪声后,转身便逃。

折医身手已经够快了,想不到那小人速度更快。还未等折医的手完全展开,那小人已叼着宝剑钻入荒草丛中。

“啊?!有尾巴?”折医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,一时猜不出刚才是什么怪物。

这金丝白玉剑乃是他师父亲手为他打造,决不能丢失。折医不敢停留,抄起白鳞赤缨枪便追了过去。

折医见那野兽闪转腾挪甚是灵活,不禁有些恼怒,紧追几步后,纵身一跃一枪砸下。

那怪物听到背后有声响,扭头瞥了一眼后,猛然抖动尾巴荡起团团灰尘,接着一个急转身窜入一片荆棘之中。

“岂有此理!”

折医恼怒,见四下无人,遂左手向前一掌打去。

呼!

一道烈焰从折医掌中迸射而出,直接将那荆棘丛点燃。

折医大步向前,完全不理会火焰的灼烧,开始仔细寻找怪物的踪迹。可是找了好一阵,也没找到那怪物踪影。

“可恶!”折医苦寻无果,只得暗自咒骂。

“香笋,快救火!”

折医正恼怒间,突听一女子声音传来。抬眼观瞧,只见一绿衣女子正挥舞着竹棒灭火。那女子周围有一条三尺长的竹叶青蛇,因惧怕火光,不敢向前。

“香笋,你躲一边去。”绿衣女子意识到蛇怕火,急忙招呼那青蛇闪避。

折医见周围火光冲天,这才意识到不妥,急忙一伸左手,将林中烟火悉数收入掌中,接着用力一攥拳,将烟火熄灭。

“咦?”绿衣女子见折医出手不凡,灰头土脸地提着棒子来到折医面前。那竹叶青蛇紧随其后,待那女子站住身形后,三两下盘到她的肩膀上,对着折医凶狠地吐着信子。

那女子仔细打量着折医,道:“你是何人?你懂法术?这火是你放的?你为什么放火?”

“我……”折医第一次见到女子,又受到连串质问,不免有些紧张,支支吾吾道:“我……我东西丢了,故而找一找。”

“丢了东西而已,至于放火烧山吗?你可知一把火下去,得有多少生灵遭殃?”

“哦,是在下冒昧了。”

 “你叫什么名字?我怎么没见过你?你跑这里做什么?你丢了什么东西?”

折医差点铸成大错,早有愧疚之心,加之这绿衣女子咄咄逼人,不禁慌乱起来,道:“在下名叫折医,我乃……乃丹阳郡人士。因急着寻人,遂连夜赶路至此……”

“丹阳郡人士?好巧,我也是丹阳郡人。你家住何处?说不定咱俩还是邻居呢。”

“啊?”折医本来就是说谎,未料到弄巧成拙,更加慌乱起来。

“嘻嘻,我骗你的!你啊你,骗人都不会,被我拆穿了吧!瞧,脸都红了!哈哈哈哈!”绿衣少女一脸狡黠,幸灾乐祸地说道。

“你……”折医恼怒,紧握长枪向前一步,道:“你少胡说八道!今火势已灭,你无须再加责备,赶紧走开!”

“嘻嘻,你别生气嘛!说说看,你丢了什么东西?这里我熟得很。”绿衣少女见折医生气了,不但不害怕,反而继续嬉笑着说道:“说嘛,到底丢了什么,我可以帮忙的。”

“一把剑而已,不劳烦姑娘费心了!”

“嘻嘻,不用客气的。你那把剑大概是在哪个方向了遗失的?”

折医见少女诚意拳拳,思虑半天后,道:“实不相瞒,我那把宝剑是被一小贼偷走的。此剑对我至关重要,万不可遗失。”

“哦?”绿衣少女皱了皱眉,道:“不曾听说附近有贼啊。你可否看清那小贼模样?”

“夜色昏暗,我未看清。只看得那小贼两尺左右,浑身毛茸茸的,还有一条大尾巴,应该是野兽。”

“有这种事?”绿衣少女挠了挠头,看了看肩上的青蛇,道:“香笋,你可知附近有这号人物?”

“丝!丝!”那青蛇吐了下信子,然后努力看向东方。

“哦,原来是它啊!”绿衣少女恍然大悟,道:“你且在此休息一夜,明日我带你寻回宝剑。”说罢,转身欲离开。

“站住!”折医猜想绿衣少女和盗贼是一伙的,遂伸手欲抓住绿衣女子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在折医将手放在绿衣少女的肩膀的一瞬间,那竹叶青蛇猛然咬了折医一口。

“啊!?”折医痛得连连后退,拼命搓着手。

“香笋的毒性不强,以你的修为不会有事的。你且好好修养,明日我自来寻你。”

折医抬头张望,方意识到绿衣少女已走远。山间清音回响,竟无法分辨来自何方。

“唉……”折医站在原地垂头丧气。想不到初入江湖,竟如此狼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