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二章:不知己彼乱交锋,空有抱负难成功。第一节:刺探失败

第二章:不知己彼乱交锋,空有抱负难成功。第一节:刺探失败

第一节:刺探失败

折医下山之后,先是找了个客栈住下,然后在集市买了一夜行衣,并拐弯抹角打探到苗王阿幼朵所在。
    两日后,折医趁夜来到苗王大殿上空。为了避免暴露过多线索出行只带一把匕首。

见下方殿房林立,折医不禁自嘲起来:“阿幼朵长什么样?是否有护卫保护?她具体在哪里?怎么寻找?折医啊折医,你怎么这么鲁莽愚钝!若被旁人看到,岂不笑死?! ”
    懊恼之余,折医已顾不得羞臊了,只得硬着头皮潜入大殿之内。
    折医跟个傻子一样在大殿内瞎转,并没有发现阿幼朵的踪迹。正在气馁之时,突然听到两个女子对话。
  “仰阿蕾护法,回来了?”
  “这不快到招龙节了吗,我提前回来,看苗王有何吩咐。”
  “苗王前两天还念叨您呢,说是招龙节乃是大节,要我等提早准备。”
  “苗王可休息了?”
  “还没呢,正跟东负护法何几个长老商议招龙节之事呢。”
  这么晚了,苗王还没休息。好吧,我这就过去拜见苗王!”
  招龙节是苗人最重要节日之一苗族龙视为兴风降雨的神灵,每十三年举办一次招龙节。当日,全体苗人共聚山顶向天祈祷祈盼苗疆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幸福安康。
  折医一路跟随仰阿蕾,见其进入一处大殿,料想阿幼朵在里面,便找个阴暗的地方躲了起来,施展身魂相分之术了过去。
  身魂相分之术,即身体和灵魂分离。因灵魂无影无形,故可以进行窥探、暗访等活动。

大殿之内,高坐着一个四十余岁的女子,其一身雪白银服,上绣缠身淡金凤凰,头戴牛角亮银冠,耳挂素银白凤环,脖子上套着大圆银圈。她手持青玉笛,胳膊上缠着一条白蛇,腰间别着两把苗刀,举手投足间霸气尽显,却又不失和蔼可亲之态。

阿幼朵旁边坐着一位二十余岁的男子,名叫东负,乃是阿幼朵的护法之一。其一身灰蓝色衣服,头戴黑白相间的帽子,腰间别着一根竹笛。东负对面坐着的人是仰阿蕾,是阿幼朵的另一个护法,其头戴白叶缠枝冠,红衣绿裙,衣服上绣着蓝色的孔雀。

两护法之下,坐着四个年级稍大的男子,均身穿黑衣,头戴白帽,乃是苗疆内的几位长老。

折医边想边向阿幼朵走去,心中不免感慨:“这阿幼朵看起来慈眉善目,根本不像心狠手辣之人!若不是有正一道人为证,谁会想到她就是那杀人如麻的混世苗王呢。”

阿幼朵并没有察觉到折医行踪,道:“仰阿蕾你来得正好,我刚好有事吩咐你去做。”

“仰阿蕾定不负苗王所托。”

“西域狂沙将军李彦将来蜀地,他乃朝廷重臣,且是初代魔尊和邓训将军的徒弟,我等应好生接待。明日,你与东负先去江州迎候,过几日我便过去。”

“请苗王放心,属下定不负所托!”

科普一下,从汉代到清代中晚期,包括新疆天山南北在内的广大地区统称为西域。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地区。最早开发新疆地区的是先秦至秦汉时期生活在天山南北的塞人、月氏人、乌孙人、羌人、龟兹人、焉耆人、于阗人、疏勒人、莎车人、楼兰人、车市人及匈奴人、汉人等。我们熟悉的维吾尔族先民的主体是隋唐时期的回人,活动在蒙古高原,并不是突厥人的后裔。维吾尔先民回纥早期受突厥统治,在唐朝军队支持下,起兵反抗东突厥汗国,并先后攻灭西突厥汗国、后突厥汗国。西突厥汗国灭亡后,一些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部落向西迁徙,其中一支长期辗转西迁至小亚细亚,融入当地诸族。公元788年,回族首领上书唐朝,自请改为“回”。 回人相继融合了吐鲁番盆地的汉人、塔里木盆地的焉耆人、龟兹人、于阗人、疏勒人等,构成了维吾尔族的主体。

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把新疆称为“东突厥斯坦”,更不存在所谓的“东突厥斯坦国”。所谓的“东突厥斯坦”论调,是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、国外反华势力企图分裂中国、肢解中国的政治工具和行动纲领。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宵小外族,亡我之心犹如茅石,顽固不死!中华民族乃天选之族,五十六个兄弟姐妹唯有团结一心,方能长盛不衰,万不可被外人蛊惑!

再说新疆。自汉代开始,新疆地图正式成为中国版图的一部分。公元前138年、公元前119年,汉武帝派张骞两次出使西域,联合月氏、乌孙等共同对付匈奴。公元前101年,汉在轮台等地进行屯田,并设置地方官吏管理。公元前60年,控制东部天山北麓的匈奴日逐王降汉,西汉统一西域。同年,汉设西域都护府作为管理西域的军政机构。东汉时期,西域发生叛乱,班超奉命出使西域先后收复了西域五十多个国家,为西域的回归做出了巨大贡献,被封为西域都护,封定远侯班超去世之后,新任都护未能正确处理各方矛盾,导致西域再次叛乱。班超之子班勇和班雄从敦煌出兵,迎接都护和驻军返回。

班勇返回后,开始积极招兵买马,准备时刻返回西域。李彦早先跟随邓训,后奉旨协助班超治理西域。班超去世后,李彦听命于班勇。此次李彦来蜀地,便是奉班勇之命前来募兵的。

折医暗自思索:“这阿幼朵过几天就要走了?江州那么大,找她可不容易。得尽快下手才是!”

丝!丝!

阿幼朵胳膊上的白蛇突然抬起头来,冲着空气凶狠地吐着信子。

阿幼朵见蛇躁动,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,若无其事地说道:“东负,你去请大祭司过来!”

“是!”在仰阿蕾来之前,大祭司刚走。此时阿幼朵要见大祭司,东负颇为奇怪。但他不敢询问,答应了一声后便走了出去。

不一会,伴着叮铃之声,一个灰袍长者走了进来。此人乃是大祭司凤罗夏。

凤罗夏站在大殿门口,猛然将法杖插在地上,高呼一声:“魂兮魄兮,安得归兮!”言罢,猛然摇动铃铛。

“啊!!”折医突然头痛不已,倒在地上开始拼命挣扎。

“有人?!”仰阿蕾第一个站起来,拔出苗刀警惕四周。四个长老随后纷纷起身,聚拢在阿幼朵身前。

阿幼朵端坐在大殿之上面不改色,道:“你是何人?再不说话,恐性命不保!”

眼见要显出魂形,折医不敢逗留,急忙凝聚心神透窗而出。

“就在附近,各位随我查找!”凤罗夏说罢,抄起法杖走了出去。

此时,苗王大殿内外灯火通明,所有侍卫都跑出来了。

“有刺客!赶紧找!”苗兵三五一组,点着火把四处查找。

折医惊恐万分,待魂魄归身之后开始疯狂逃路。

阿幼朵望着折医狼狈不堪的背影,不但没有愤怒,反而感到一丝苦痛。她摆了摆手,轻声说道:“不追了……”

“苗王……”东负似不肯罢休。

“他的目标是我。若再来,你们莫管,我给他一对一的机会!”

“是……”

“我今日交代的事情,你们务必认真完成。不可因为今夜之事而有所延误。”

“谨遵苗王指令!”众人齐齐回应后,各自回去休息去了。

阿幼朵独自返回王座,心中的凄楚和悲凉愈加沉重。她曾不止一次遇到寻仇之人,但这一次,感觉却完全不一样。

“这人会是谁呢?!”阿幼朵紧锁眉头,百思不得其解。许久之后,阿幼朵猜想自己是过于劳累了,才出现心中不适,遂回卧室休息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