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一节:魔道一堂

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一节:魔道一堂

第一节:魔道一堂

“嗯,是的。”简能点了点头,道:“魔道之战后,甄三良率领残众躲入密林之中。二十多年来,甄三良四处招揽人才,现已聚集了两千魔众。其手下有四大高手,分别是血战、左笙、云亭晚和云寄书。此四人行踪诡异,我等均不知其容貌、法力如何。”

如弈道:“魔教因没有魔尊,才没有面世。如今他们大张旗鼓出现,莫不是有了新的魔尊?”

简能道:“外人不知道魔教之事,我正一教却略知一二。甄三良自知自身修为、悟性难堪大任,不敢接任魔尊之高位。其手下四大高手,也不入其法眼。应该不会有新魔尊的。此番他们现身,我猜是为了狂沙将军李彦。”

如弈紧锁眉头,道:“莫不是他们想拉拢李彦入魔教?”

简能道:“料想是如此。李彦将军乃是初代魔尊的弟子,虽然不懂法术,但一身横练的武艺却威震四方,确实是二代魔尊上佳人选。。”

折医道:“不会法术的魔尊该如何服众?”

简能道:“法者入魔,称为法魔;武者入魔,称为武魔。武魔虽不擅法术或者不会法术,但其移山平海的硬功夫和迅疾如风的身法,丝毫不逊于法魔。武魔之巅,可媲美初代魔尊。”

如弈道:“李彦将军人生并无重大变故,甄三良哪有机会拉他入魔呢。”

简能道:“或许变故不在当今,而在以后。二代天师曾感叹天下风云将变,或许魔教也能预知未来吧。”

“唉……”如弈叹了一口,道:“也不知这小子和易知跑哪里鬼混了……”

几人又叙谈一阵后,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。

此后几日,折医便在道观修行,偶尔与如弈、庸和切磋。不交手不知道,折医发现如弈和庸和竟如此身手了得。折医自负有些能耐,切磋时却时落下风。

十日之后,李彦发来请帖。二代天师张衡尚未回家,简能遂代表正一道,携如弈、庸和及折医来到江州府衙。

来到江州府衙,见大殿之内坐着一武将,其八尺有余,一身黑色重甲,虎背熊腰,面似泰山,目若朗星,若黑虎般盘踞在上。此人便是狂沙将军李彦。其座椅之后,插着一把黒月勾天戟。此戟长九尺,通体亮黑,重五十九斤。

李彦左侧坐着苗王阿幼朵,阿幼朵身后站着东负和仰阿蕾。

阿幼朵旁边坐着的是魔教总管甄三良。但见甄三良不足七尺,面色淡黄,一身灰色衣服,腰间别着两把长短不一的砍刀。甄三良背后站立二人,分别是云亭晚和云寄书。

云亭晚,魔教唯一女魔头,其一身黑衣,头扎马尾,留海垂肩,双燕眉轻挑,目若冰潭。云寄书,云亭晚的哥哥,一身黑白相间的衣服,头发全束,扎有蓝布,剑眉高耸,腰间同样挎着钩刀。两兄妹曾是在落难时被甄三良搭救,后一同加入魔教。

李彦将众人相互引见一番后,将如弈和简能安排在自己右侧。折医和庸和分别站在如弈和简能身后。

折医来之前已做了准备,为怕阿幼朵认出自己,他特意将金丝白玉剑留在道观,并更换了发饰。阿幼朵虽没有正眼看自己,折医却始终感觉阿幼朵在观察着自己,不免有些忐忑。

李彦的大师傅是初代魔尊,二师父是初代天师的师弟邓训。只有他才有这等号召力,能魔、道和苗族首领难聚在一起。

李彦道:“感谢诸位赏光。明人不说暗话,我此次请各位来,是想各位助我募兵。”

甄三良道:“将军募兵,我魔教自然支持。初代魔尊留下三千魔法藏于洞中,若有人能取得头筹,可在三千魔法洞中任意学习一个月!”

“哇!!”

甄三良此言一出,众人一阵哗然。这三千魔法洞乃是魔教根基所在,初代魔尊在位时曾将平生法术刻在洞内,以图魔教发扬光大。魔洞内的法术均高深莫测,是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瑰宝。

“魔教深明大义,简能佩服!”

“呵呵,客气了!”甄三良双手抱胸,略带不屑地问道:“你们正一教能做些什么呢?”

“天师出门时曾嘱托,若李彦将军前来蜀地,定当全力协助。我正一盟威道派庸和师弟保家卫国,另选派二十名精英弟子随军。此外,为吸引更多能人异士投军,我教愿拿出一颗‘九阳升魂’丹作为激励。”

“真真小气,一个丹药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甄三良撇了撇嘴,甚是不屑。

如弈听到此处,气不打一处来,道:“甄老头,你莫小瞧了这颗丹药。此丹乃是二代天师炼制而成,全天下只有一颗。服此丹药,不仅能提升十年修为,更能洗筋易髓,断骨重生!”

“大胆,竟敢对总管如此不敬!”云亭晚拔出钩刀,指着如弈怒斥道。

如弈亦不含糊,拔出竹棒指着云亭晚,道:“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!当初甄三良被我打得屁滚尿流的时候,你还没出生呢!”

如弈此言非假。当初魔殿被毁,如弈确实参与其中。

阿幼朵见气氛紧张,急忙起身说道:“两位妹妹切莫动怒。狂沙将军与魔、道均有渊源,你们不可让他为难。”

见如弈和云亭晚收起架势,阿幼朵继续说道:“国家有难,苗人自然不能袖手旁观。我愿出三万两白银,以作军资。”

李彦缓缓起身,分别向三方拱手作揖,道:“多谢各位鼎力相助!”言罢,对旁边副将说道:“赶紧发布募兵榜,一月之后进行比武招将。比武前四者,可竞夺三千魔法洞一月游、九阳升魂丹及白银一万两!当然了,好处不能白拿,除榜首之外,所有人必须报国服役!”

募兵榜一出,整个蜀地轰动了。各地能人异士纷纷聚集江州,等待一展身手。

当夜,李彦摆宴款待魔、道、苗及当地乡绅。席间,众人觥筹交错,好不热闹。

折医只是作为随从参加,在酒席上根本说不上话。看着众首领谈笑风生,心中甚是羡慕。也不知何年何月,自己才能如此风光。

酒罢,折医昏昏沉沉回到房内。望着黑漆漆的房顶,脑中浮现出一幕幕名山大川。恍惚中,他感觉站在山顶俯视众生,又仿佛看到如弈、简能、云亭晚及众多歌舞女子若彩云般萦绕左右……

虽是幻想,他却体会到了权力对男人意味着什么,体会到了受人景仰的畅快滋味,更体会到烽火戏诸侯并不是一时的糊涂……

唉,也不知何时才能平步青云观天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