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二节:东海狂刀

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二节:东海狂刀

第二节:东海狂刀

折医一觉醒来,开始思考投军之事:“若在比武招将中拔得头筹,不仅能得到巨大好处,还不用服兵役。但庸和报名参军了,他法力甚高,平常切磋时不用全力也能将自己打败,自己真的能全身而退吗……”

兀自叹气一番后,又一想:“师傅传授的法术我也并未完全施展啊。若真的动起手来,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。即便战败后从军,也不一定是坏事……”

折医想罢,便去募兵处报了名,然后将此事告知了如弈和简能。

如弈听罢,小脸一下变得紧张起来,将折医拉到门口,小声说道:“你确定要比武吗?你可知一旦不能夺魁,就不能留在蜀地了……”

“那又何妨?我迟早会回来的!”

“庸和来之前可说了,他要拼尽全力夺取榜首,将所有报名之人送入军中。”

“庸和确实有这种实力,但我也不是吃素的!真的动起手来,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!”

“……嗯,也是。你的法力确实高强,但弱点在于经验不足。这样吧,这个月你多与我切磋,可加深对其他门派的了解。”

“这……”折医心存感觉,却觉得胜之不武,道:“恐怕不妥吧。这对其他人不公平,我这是作弊啊。”

“庸和的法术我又不会,怎能说是作弊呢?我只是想提高你的反应速度而已。”

“……那就有劳如弈姑娘了。”

此后,如弈整日与折医对练,并讲述各种斗法见闻。折医有了如弈指点,法术、武艺运用更加精通,信心也大大提升。

李彦募兵之事不仅传遍蜀地,更是传遍九州大地。更多的能人异士纷纷赶来,摩拳擦掌跃跃欲试。

能人异士之中,有两人值得无道黑白一提,那就是东海来客。东海仙山来了两位半神,一名神曦,一名第五夷歌。神曦是一名冻龄女子,羽玉眉,瑞凤眼,唇彩若桃花,俏面似白云。其身形轻盈,肤若雪山,头挽垂鬟分髾髻,身穿淡色粉长裙,腰间挂着紫金三清铃,似一朵飘逸的桃花。

第五夷歌,神曦之师兄,高大威武,卧蚕眉高耸,双目如炬。其一身黑袍,上绣着金色云纹,背着一把六尺长的万里斩马刀。万里斩马刀,通体煞白,刀长三尺,刀柄长三尺,宜双手持握,刀锋所向,山川剧裂。

东海有三山,分别是蓬莱、方丈山、瀛洲。《史记·封禅书》记载“自威、宣、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、方丈、瀛洲三神山者,其传在渤海中,去人不远。患且至则船风引而去。盖尝有至者,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。”

人心方寸,天心方丈。方,道也丈,长也。意思是说:人心宽,天地自大,方入无穷逍遥之境。我们现在熟悉的“方丈”和“住持”称谓,其实在古代是称呼道教管事之人的。至于现在为什么被喧宾夺主,那就懒得多言了。

闲话少叙,但说神曦与第五夷歌的身份。此二人乃是魔道四圣之一端木莫羡的师姐和师兄,对端木莫羡甚是疼爱。端木莫羡是难得一见的英才,武艺、法术、品德和智谋均冠绝东海三山,被钦定为未来掌门人。只因时运不济碰到了龙安宁,加之心志不坚定,方不幸陨落。

端木莫羡陨落后,方丈山主持、瀛洲山主持均看好第五夷歌担任东海三山未来掌门,唯独蓬莱山主持觉得第五夷歌与端木莫羡相差太远,始终不愿表态。第五夷歌自负不逊端木莫羡,立志下山闯出一番成就,好让蓬莱山主持闭嘴。

神曦法力不在第五夷歌之下,她心性淡泊,不愿过多参与三山之事。但神曦自小与第五夷歌长大,与他形同眷侣,故而愿意陪他来人间走一遭。

“师兄,你确定要参加那个比武招将吗?若想扬名,不如直接找正一教和魔教的头领较量一番,岂不省去了诸多时间?”

第五夷歌听罢,嘴角上扬微微一笑,道:“师妹有所不知。此次比武招将,报酬甚是丰厚。我倒要看看撒星河到底会多少法术,能让师弟心悦诚服听令于他!”

神曦听到端木莫羡的名字,脸上掠过一丝伤感,道:“若师傅提早允许我等下山,我定要会一会龙安宁他们,替师弟出这口恶气!可惜,现在的修士皆是些后辈或者旧时残将,着实没意思。”

第五夷歌听罢,心中甚是不快。神曦的意思很明显了:即便第五夷歌在比武中拔得头筹,也只是矮子里面出的将军,根本不值一提!

第五夷歌略有不满,却不敢发作,耐心地说道:“师妹此言差矣。我听闻人间仍有不少绝世高手,这些人可不比张道陵差呢。”

神曦虽未与当今的修士交过手,但着实瞧不起他们。为了给第五夷歌留面子,神曦改口道:“师兄说的在理。等你在人间扬名立万,蓬莱山主持定会对你另眼相看的。我方才言语欠妥,还望师兄莫怪。”

“师妹多虑了,我怎么可能会怪你呢。你放心好了,我定让天下对我东海三山拜服!”

二人走走停停,来江州报上名后,便四处游玩,只等比武日期到来。

一晃一个月过去了,江州比武招将大会正式开启。

当日,李彦披甲带冠,手持黑月勾天戟高坐看台。两侧分别坐着阿幼朵、甄三良、简能及当地官吏乡绅。台下里层站着应选之人,外层站着无数看热闹的百姓。

李彦这一个月没闲着,一直明察暗访报名之人。他根据其报名人的实力编制了四个小组,每组六十四人,都由一名武艺、法术出众的人坐镇,以避免强者过早相会。他这么做,不仅是为了有才之士能脱颖而出,更可趁机观察每个人的特点和实力。

咚!咚!咚!

鼓声三响之后,副将王程大声说道:“跃马扬刀势如虎,敌王头颅我做主。莫问史官在何处,自有枯骨写功书。诸位有封狼居胥之志,着实令人钦佩。但光有志向还不够,还需拿出你们的本事来!机会就在眼前,且看各位的手段了!我再重申一次比武规则!此次比武,分四组,小组成员抓阄选择对手。比武开始后,凡掉下擂台者,无力反抗者,主动认输者,均会被判为失利。小组第一名者可进入最终选拔,然后决出最终胜者。最终胜者可不从军,所有失败者必须从军报国!现在念到名字的人过来抓阄。”说罢,将面前的一个檀木盒子打开。

“折医!”

“刘锋!”

“姬东广”

“朱玖”

“……”

被念到名字的人陆续上台,从盒子里选了一个纸团。

“第五夷歌!”

第五夷歌走上台来,并没有选纸团,而是径直拿起旁边的毛笔,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向点将谱。

“哎,你干嘛呢?到这里来!”王程怒喝道。

第五夷歌冷冷哼了一声,头也不回,提笔在点将谱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哎,他干嘛呢?糊涂了吧!”

“就是啊!这点将谱只有小组第一名可以留名,他是不是傻?”

“李彦将军怎么不管啊?!这人太狂妄了吧,待会我揍死他!”

“……”

人群议论纷纷,现场一片嘈杂。

王程见局面有些失控,遂拔剑而出,大声喝道:“第五夷歌,你这是做什么?比试尚未开始,胜负仍未可知,你怎能如此无礼?!”

“呵呵!”第五夷歌冷笑一声,轻轻提刀拨开王程的宝剑,接着将檀木盒轻轻合上:“这个盒子,我包了。你们一起上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