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三节:星河无期

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三节:星河无期

第三节:星河无期

“这……”王程不敢做主,急忙来到李彦面前。

李彦还未说话,甄三良却首先说话了:“本以为这两天就是走过场,想不到第一天就碰到好戏了!”

阿幼朵道:“这第五夷歌不简单,不像是鲁莽无知的公子哥。王程将军,你须提醒其他人做好防备,莫被重伤。”

李彦听完阿幼朵的话,对王程说道:“就依他所言吧!”

“是!”王程领命,再次来到擂台之上,道:“第一小组所有人员可共同挑战第五夷歌。若第五夷歌取胜,则为小组榜首;若第五夷歌战败,其他人再行抽签!”

折医深感羞怒,觉得自己跟杂兵无异。生气之余,折医并未失去冷静,开始盘算如何应战。

“诸位,小心了!”第五夷歌说罢,单手握刀冲向人群。

万里斩马刀,乃是一身勇。

生来皆赴死,既死何惜生。

白云为墓碑,天地作坟冢,生死尽在棺材中。

万里斩马刀,乃是一身胆。

大开龙出海,大合虎踞山。

宁折不退步,生死只随缘,孤身犯险欲征天。

万里斩马刀,乃是一身傲。

心中有天地,山河自渺小。

杀人不沾血,斩铁似芥草,强横如虎卷牙潮。

万里斩马刀,乃是一身狂。

惊风所过处,热血皆冰凉。

倚月起长刀,刀光射天狼,无冕加身亦称王。

狂风乍起,刀影重重!正所谓:“无勇无胆难赴前,不狂不傲不御刀。”第五夷歌果然非同凡响,若怒龙入海一般,在擂台肆意翻腾着狂霸之气。

转眼间,擂台之上的六十三人还未与第五夷歌近身,便悉数被击倒,更有甚者被直接打落擂台。

“好!好!”人群爆发出阵阵喝彩之声。

“啊?!!”王程一下愣住了,两眼若铜铃般望着第五夷歌。他第一见到有人如此霸道!

甄三良、简能、阿幼朵面面相觑,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。唯有李彦面不改色,他眉毛轻微一皱,道:“来人,将他们抬下去医治。”

官兵纷纷向前,开始七手八脚收拾伤员。如弈和庸和也来到擂台前,将折医搀扶起来。

此时的折医面色蜡黄,呼吸急促,满嘴鲜血,显然遭受了巨大创伤。

“不要拖我下去,我没事……”

如弈急了,哭丧着脸道:“折医,你这样会没命的!”

庸和道:“道兄,胜负乃是平常之事,不必太过在意……”

“莫管我!”折医奋力推开二人,接着盘坐在擂台上,左手抓住右手手腕,右手道指立于眼前,嘴里念念有词。

五里还魂!

不多时,折医周身忽然红光闪闪,身上的伤口开始自然愈合。

“咦?快看,还有一个人没下来!”刚刚平静的人群再次急剧骚动起来。

“看来他不服气啊!”

“这下有好戏看了!”

“……”

阿幼朵道:“各位,你们可知他用的是什么治愈之术?”

“禀苗王,贫道不知。”

“甄总管,你可知一二?”

“这个啊……哦,我不知道。从没见过!”

“狂沙将军,你可知晓?”

“天下法术多如繁星,我不敢妄下断言。”

阿幼朵见李彦面露疑色,料想李彦看出一些端倪,继续追问道:“哦?那就是有些眉目了?”

“等等再说吧。”

第五夷歌见折医正在恢复,遂主动站到擂台一角。他自恃法力绝顶,不屑趁人之危,

片刻之后,折医起身抄起白鳞赤缨枪,接着用力一抖,道:“请!”

“阁下小心了!”第五夷歌说罢,单手提刀劈了过去。

二人交手在一起,只见人影窜动,兵器相搏之声不绝于耳。

二十回合后,折医渐渐支撑不住,双臂已开始发麻。他纵身一跃躲开第五夷歌纠缠,接着向前连续刺枪,企图在气势上压倒第五夷歌。

第五夷歌见枪刺来,不但不躲避,反而步步向前。

折医急忙张口吐出一团火球,接着纵身一跃来到擂台边缘。

第五夷歌丝毫不惧,破火球而出冲杀过去。

“太狂妄了!”折医猛然将白鳞赤缨枪插在擂台上,左手抓住右手手腕,右掌向前呈抓握状。

“啊?!!这是……”李彦、阿幼朵、甄三良、简能、如弈猛然站起,不可思议地盯着折医。

第五夷歌自恃艺高,丝毫未停止冲刺脚步。

折医右掌中赫然出现一个一丈长的黑洞。黑洞若龙卷风般迅速向前扩大,发出阵阵诡异空灵之声。

因第五夷歌是向前冲刺,且黑洞是吸附之术,故第五夷歌很快被吸附过去。此时,离折医已不到十尺了!

“啊?!”简能脱口说道:“星河无期?!!”

“不好!”第五夷歌听到简能惊讶之声,知道碰到硬茬了。但此时想退,却已来不及了。他使出全身力气双将斩马刀狠狠插在地上,这才靠擂台阻力稳住身形。

“呵!有点本事啊!竟然能逼我双手持刀!”第五夷歌虽然暂时势弱,但仍然傲气十足。

“莫逞强!”折医大汗淋漓,气运丹田继续发功。

哗啦啦!

石筑擂台开始碎裂,无数的碎石若枯叶般涌入折医手中。第五夷歌的着力点开始崩塌,身形再次晃动。

“可惜了这绝顶法术,竟被你用得如此稀烂!”第五夷歌嘴角上扬,双手握刀猛然一抖身。

暗潮汹涌!

呜!呜!呜!

擂台之中,突然传来呜呜海浪之声,接着剧烈抖动起来。

折医被晃得站不稳身形,急忙瞥眼观瞧。但见四周地面涌现无数刀锋,若海浪般汹涌澎湃,将擂台的石基击得粉碎。

“不好!”折医暗叫一声,右手向前一掌打出一道烈火,接着抄起长枪跃至半空。

轰隆隆!

擂台被刀锋席卷,瞬间化为尘土。

“有点意思!”第五夷歌猛然一晃身体,真气外溢将身上的火焰褪去,接着若饿虎一般冲向天空。

折医立在半空,左手提枪,右手向前一挥,射出三根茅草。

三茅箭法!

三根茅草裂空而下,一分二,二分四,幻化为无数箭簇射了下来。

“就这?”第五夷歌冷笑一声,丝毫未减慢腾空速度。他在空中疯狂挥刀,将近身的箭簇悉数斩断。

折医趁第五夷歌忙乱,纵身裂空而下,伴着箭雨一枪刺下。

“该结束了!”第五夷歌根本不慌,反而迎枪而上。他左手持刀将长枪击飞,接着猛然一探右手,将折医生的脖子死死掐住。

“呃……”折医呼吸困难,本能的用手握住第五夷歌的手腕。

“下来吧!”第五夷歌猛然一抖右手,掐着折医轰然坠地。

轰隆隆!

地面颤抖,尘土四飞。

“不会有事吧?”

“这招厉害啊……”

众人望着灰尘,又一阵议论纷纷。

烟尘散尽,只见第五夷歌左手抗刀傲视前方。而折医则瘫坐在地,双手捂着口鼻拼命咳血。

“好!好!”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。

见胜负已分,王程走到被荡平的擂台中心,大声喊道:“第五夷歌获胜!”

“太过分了!”如弈见折医如此受辱,顿时义愤填膺。她纵身一跃来到擂台,拿出竹棒对着第五夷歌就是一顿乱打。

第五夷歌连退两步,道:“你是何人?为何偷袭我?”

“打的就是你!”

“放肆!”一声柔音过后,一道靓影带着清香在如弈面前一闪而过。

是神曦!神曦出手了,转眼间就控制住了如弈。

神曦一只玉手抓着如弈的竹棒,一边说道:“妹妹,擂台切磋难免手重,你切莫生气。我等并无意羞辱任何人,只是想尽快结束比试而已。”

如弈回头观瞧,这才发现是神曦在身后说话,道:“放手!否则连你一起打!”

此时,李彦发话了:“罢了,胜负已分,无需多言!”

“哼!”如弈愤怒地抽回竹棒,接着将折医搀扶起来。

神曦缓步来到折医身前,道:“少年,你之所以战败,一是因法力浅薄,二是运用不当。若在空中施展那吸附之术,或许还能再坚持一些时间。”说罢,对第五夷歌说道:“师兄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嗯!”第五夷歌点了点头,对折医拱手抱拳,道:“小兄弟,承让了!”

“唉……”折医身心俱伤,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多谢道兄手下留情……”

阿幼朵、甄三良陆续起身,过来帮忙搀扶折医。他们之所以如此上心,全因折医的法术令他们想起一人:初代魔尊撒星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