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五节:岂曰无衣

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五节:岂曰无衣

第五节:岂曰无衣

剑拔弩张之时,第五夷歌纵身一跃来到擂台中心。他单手持刀拦在庸和面前,目视前方:“庸和道兄,你暂且休息,这两个轻浮浅薄之徒就交给我吧,我实在不忍他们脏了你的手!”

“第五夷歌,你这是……”

“这两个东西自作潇洒高深,我忍他们很久了!”

“放肆!”奉天承和伊长风气得血管爆裂,齐齐拔出宝剑指向第五夷歌。

庸和向前一步,与第五夷歌并列阵前,道: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!我岂能置兄长于不顾?今日我们就来个并肩而战吧!”

“哈哈哈哈!好!”

奉天承和伊长风是见识过第五夷歌和庸和的比试的,心中暗暗捏了一把汗。第五夷歌自不多说,庸和虽打得四平八稳,但显然是隐藏了实力。

奉天承和伊长风互一眼后,分别前后展开,双手握剑立于眼前,开始念念有词。

“第五夷歌,小心了!”庸和双手持剑,万分警惕地说道。

“没事!”第五夷歌抱着长刀,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慢慢磨他们,给他们发挥的机会,免得他们输了不服气!”

“灭!”奉天承和伊长风同时向前一挥剑。

飞沙走石!

山甲石人!

须臾间,擂台之上突然狂风大作。

阵阵狂风伴着碎石卷向第五夷歌。狂风之中,两个一丈长的石人赫然出现,各持着铜斧和铜锤张牙舞爪扑了过来。

奉天承做完法后,身形逐渐虚化,伴着狂风飞了过去。

庸和向前一步,双手持剑在身前交叉一挥,在面前画出一个三丈长的太极图。

阴阳相护!

黑白太极图发出莹莹亮光,形成一个巨大的护盾挡住了狂沙。

两个石人杀到,疯狂砸向太极护盾。

咣!

铜斧与铜锤同时砸下,震得擂台左右摇晃。再看那太极护盾,丝毫没有损伤。

庸和环顾两侧,紧张地说道:“第五夷歌,你我身后空虚,须仔细堤防!”

“知道了!”第五夷歌答应一声,接着漫不经心地看向后方。

果不出庸和所料,奉天承此时一身土黄,正立在庸和身后的半空虎视眈眈。而那伊长风则不见踪影。

两个石人见正面攻击不成,遂各分左右攻向第五夷歌。

第五夷歌根本不理会石人,兀自看着前方。庸和可够忙的了,左右挥剑保护着第五夷歌。

“这要等到什么时候?!”第五夷歌不见伊长风,又见奉天承停在半空不敢下来,遂没了兴致,索性退到一旁看着庸和忙碌。

奉天承感觉受到了侮辱,遂双手持剑,若鱼鹰一般一飞而下。

“终于肯下来了?”第五夷歌轻蔑一笑,纵身一跃迎了上去。

哗啦啦!

擂台突然破裂,伊长风从擂台中破石而出,单手持剑杀向第五夷歌。

狂沙漫漫,伊长风与奉天承一上一下夹击第着五夷歌。三人在空中你来我往,斗得不亦乐乎。

庸和没了后顾之忧,终于得以放手一搏。他左手一挥剑,打出一道霹雳,将持铜锤石人的头部打飞,接着反身一剑将铜斧石人劈为两半。

持铜锤的石人虽没了头颅,却摇摇晃晃继续向前,大有不死不休之势。

庸和双剑合并向前一推,射出一道白色惊雷,将铜锤石人击得粉碎。

“兄长莫慌,我来助你!”庸和刚想跃步而起,突然发现脚下黄沙若泥沼一般将自己困住。

第五夷歌正一本正经地打斗,发下庸和中了埋伏,遂不顾一切来到他面前。

“兄长小心,这黄沙卷人!”

“无妨!护好你的小蛮腰!”

“什么?”

不待庸和反应过来,第五夷歌反手搂住庸和,接着脚下用力一跃而起,若拔葱一般将庸和薅了出来。

“呵呵。”庸和见自己被拎来拎去,不禁有些难为情,兀自摇头苦笑。

“上了!”第五夷歌用力一甩庸和,将他抛向奉天承。

“明白!”庸和心有灵犀,双手持剑若鹞鹰一般飞速杀去。虚晃几招后,他突然身形一转杀向伊长风。

伊长风猝不及防,被庸和一脚踹翻在擂台。可他掉落擂台之后,不但没有损伤,反而若流沙一般消失在擂台之中。

“跑不远的!”庸和说罢,将双剑插回后背,双掌向前欲施展法术。

“不急,等一会!”第五夷歌摆了摆手,接着双手握刀杀向奉天承。这次第五夷歌没有留力,几下就将奉天承踹倒在擂台上。

“好手段!”庸和看准机会,双掌连续向下打去。

霹雳!

轰隆隆!

两道霹雳同时而下,将擂台击得沙尘四射!

不多时,伊长风和奉天承浑身黢黑,狼狈不堪的出现在擂台角落。

“早出来就不必受罪了!”第五夷歌大喝一声,若流星一般坠落擂台,将擂台上震得左右摇晃。

奉天承和伊长风被震得筋骨发麻,靠相互搀扶才没有掉下擂台。

“你们这砂石之术岂止是一般,简直是辣眼睛!”第五夷歌嘲笑道。

“我二人受地势所困,故不得施展。你虽一时占据优势,但莫要狂言!”

“呵呵!”第五夷歌笑了笑,道:“嘴可真是个好东西啊。即便你们都这熊样了,它居然还生龙活虎!”说罢,抄起斩马刀,欲给二人一个痛快。

咔嚓!

空中一道霹雳闪过,将奉天承和伊长风所在的擂台角斩断。那擂台角若浮萍一般缓缓飘向人群,接着慢慢散落在地上。

伊长风与奉天承掉落擂台,虽没有受伤,却已然败了。

第五夷歌撇嘴看向天空,意犹未尽地说道:“庸和兄,这是何意啊?”

庸和飘然落至擂台,略显歉意地说道:“哈哈,兄长莫怪!我等已胜,就不要再跟他们废口舌之争了,且饶了他们吧。”

“我还没好好教训他们呢!你说得好听,我看是你是刻意维护他俩。”

“他们道法高深,将来会是你我的同袍战友,我当然要维护一二了。”

“哦,也是。那我就祝你早立功勋了!”

“不是我,而是你和我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欲想打败兄长,送兄长一同去沙场杀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