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六节:人各有志

第三章:不踏清风立云巅,不知天外有高天。第六节:人各有志

第六节:人各有志

适才二二比试之时,庸和虽没有尽全力,但并没有耍心机,他在帮第五夷歌时可谓尽心尽力。这些,第五夷歌都看在眼里,仿佛看到了曾经的师弟。他打心眼里喜欢上了这个憨厚、朴实的小兄弟。

“论年纪,我长于你;论法术、武艺,我高于你。我不想跟你比试,更不想伤你,你莫要逞强!”

“兄长的本领,庸和自然明白。但事无绝对,我或许能侥幸胜得一二。”

“好吧,那你小心了。”这句话与其是对庸和讲的,更不如说是对自己讲的。第五夷歌知道庸和绝对不会使出过于凶狠的招式的,他是在提醒自己下手时不要过重。

“兄长也要小心了!”庸和说罢,左手向前打出一道白色金雷。那道金雷包裹着烈焰,若白蛇一般左右飘忽着飞向第五夷歌。

“走雷?不愧是雷法世家的传人!”第五夷歌见走雷前来,不但不躲避,反而双手持刀劈了过去。

轰隆隆!        

刀锋过后,白光乍起,擂台四裂。第五夷歌居然硬接了这一招。

 “啊?这都不躲?!”庸和大吃一惊,连续向前挥掌打出走雷。这次的走雷有所不同,分别是金雷和火雷。

轰隆隆!轰隆隆!轰隆隆!

电闪雷鸣,烈焰熊熊,两道惊雷气势汹汹而来!

第五夷歌豪气冲天,径直冲了过去。他一路火光带闪电,狂舞着斩马刀在雷爆中横冲直撞。

庸和虽料到走雷难不倒第五夷歌,却没想到他竟豪横到如此地步。眼见第五夷歌即将近身,庸和不得不提前后退。

庸和正在紧张后退之事,猛然感觉被撞了一下。回头一看,不禁大惊失色。身后不知何时已矗立着一个三丈长一丈高的石虎!

嗷呜!

石虎怒吼一声,抬起巨爪砸向庸和。

虎势汹汹,庸和已来不及拔剑。他匆忙转身,双手擎天硬接住了虎掌。

“喔……”

庸和闷哼一声,差点被砸翻在地。他努力站稳身形,张口射出一道霹雳。

咔嚓!

霹雳劈向石虎胸口,却只荡起了一层尘土。

“啊?!”庸和暗叫一声,双掌用力往上一推,将雷电之力注入虎掌之中。

咔嚓!

虎掌受到雷击,出现了一道裂痕。

呼!

风声呼啸而来。庸和急忙回头观瞧,见斩马刀已到眼前,急忙扯手,接着一扭身滚至一旁。

第五夷歌并未手软,转身大步向前,对着用了疯狂劈砍。

庸和在地上连续翻滚数圈后,突然右手撑地将自己弹在空中,接着打出一道霹雳。

“哈哈,身法还可以!且看看我的法术!”第五夷歌说罢,双手持横刀一挥震开了霹雳,接着又竖向劈了一刀。

十字白刀!

百把白刀冷若寒冰,赫然出现在第五夷歌身前。白刀呈十字形排列,若雁群一般扑向庸和。

“果然厉害!”庸和不敢硬接,双手持剑在身前交叉一挥,在面前画出一个三丈高的太极图。

哐!哐!哐!

白刀若雨打荷叶般肆虐着太极图。庸和虽没有受到白刀的攻击,但白刀的冲击力已震得他头昏脑涨。

哐!哐!哐!

一阵又一阵的白刀袭来,一次比一次猛烈。

“啊!”庸和咬紧牙关坚持着。他不敢收起法术,拼命考虑着破敌之策。

哐!哐!哐!

又一阵十字刀雨袭来,庸和浑身剧痛,快要坚持不住了。

突然,刀光中人影一闪。

“来了吗?”庸和瞪大眼睛观瞧,却见那人影只是一闪而过。

“这是?”庸和正纳闷间,感觉身后寒风阵阵。回头一看,第五夷歌若恶鬼一般狞笑着站在身后。

“唉,我输了!”庸和叹了一口气,转过头来继续催动真气阻拦十字刀雨。

“你与我并肩之时已暴露了弱点,是我有些胜之不武了。”第五夷歌轻轻将斩马刀插入后背,接着将十字刀雨撤了,惺惺相惜道:“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能耐,着实令人佩服!不要灰心,假以时日,你定能与我一较高低!”

“我叹息,并不是因为输给了你,而是失去了一个同袍战友。不能与兄长并肩护国,着实遗憾啊!”

“人生在世,世事难料。希望日后有机会吧!”

“多谢兄长手下留情!”庸和拱手作揖,接着主动来到擂台之外。

 “好!好!”人群寂静了好久,有一次爆发出震耳欲聋之声。

李彦、阿幼朵、甄三良、简能等人不约而同地站立起来,拱手向第五夷歌致意。

当夜,李彦大摆筵席招待众人。

席间,第五夷歌问道:“听闻正一教宝物众多,不知是否属实?”

简能道:“道观贫瘠,并没有什么宝物。”

甄三良道:“听闻张天师飞升以后,将一些天书和阳平治都功印留了下来,难道算不得宝物吗?”

简能道:“天师所留之物,自是无价珍宝。”

神曦道:“听闻贵教有一片完整的金鳞,可否容我等一观?”

神曦说的金鳞,乃是龙安宁大战撒星河、端木莫羡时掉落的鳞片。此鳞片通体金黄,黑夜时更加灿烂夺目,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宝贝。

简能道:“确有此宝。此宝乃我正一盟威道镇教之宝,从不示人,望神曦姐姐见谅。”

第五夷歌道:“是宝,当然发挥它的作用。我修炼柳叶金刀近百年,始终难再进一步。不如你和我拿比武夺魁的奖励作为交换,如何?”

简能微微一笑,道:“恕贫道无理,此事不可再提起。”

“哼!”第五夷歌将酒一饮而尽,自语道:“我想要的东西,必定会得到!”

甄三良眼珠一转,赔笑着说道:“人生在世,当随心如意,要不然活着有什么意思呢?来,大家喝酒!”

简能和庸和听到此处,心中不免有些惊慌。第五夷歌和神曦并非凡人,若他们强取宝物,正一教恐怕拦不住他们。魔教大张旗鼓出现,甄三良此时又四处煽风点火,这蜀地恐怕又要风云再起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