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四章:东海来客闹仙山,十美画郎解重围。第一节:顺水推舟

第四章:东海来客闹仙山,十美画郎解重围。第一节:顺水推舟

第一节:顺水推舟

还有一个月就是招龙节了,阿幼朵已向蜀地的各路豪杰发出了邀请。为提早准备过了两日后,阿幼朵便率东负和仰阿蕾返回了苗疆。

第五夷歌拔得头筹,将一万两赏银收入囊中。钱财对他来说并无吸引力,且随身携带也是负担,为聊表报国心意,他将所有赏银都捐给了李彦。

第五夷歌虽然打败了庸和、奉天承等众多高手,心中却没有丝毫喜悦。庸和虽然法术卓越,但并不能代表当世法术巅峰。甄三良虽是魔教大总管,但臣服端木莫羡许久,根本入不了第五夷歌的法眼。第五夷歌真正想交手的是张衡、阿幼朵、李彦及洛阳宫殿内的国师廖情痕。若能将他们一一打败,定能一举扬名天下。

眼见阿幼朵已走,张衡又不见踪迹,第五夷歌决定先拿李彦开刀。第五夷歌不想与李彦进行普通切磋,他想刺激李彦,逼他使出全部本领,这样才能令天下人心服口服。

又过了两日,简能辞别众人,欲率众人返回正一道。

第五夷歌道:“简能道长,九阳升魂丹就不劳烦你送过来了,我跟你去取吧。正一盟威道天下闻名,鹤鸣山风景秀丽,我与师妹刚好前去瞻仰一番。”

简能道:“正一盟威道欢迎之至。”

第五夷歌道:“李彦将军,你多年未去正一教了,随我等同游一番可好?”

“呵呵。”李彦微微一笑,满脸感慨道:“是啊,我是好久没去了,该去看看了。”

如弈道:“让折医也去吧。他的金丝白玉剑还在道观呢,刚好去取回来。”

李彦道:“自然没问题,但听如弈师叔吩咐。”

第五夷歌与神曦对视一眼,均疑惑万分。这如弈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模样,为何众人对她如此尊敬呢?

神曦道:“如弈姑娘看起来只有十八年华,为何李彦将军称你为师叔呢?不知如弈姑娘芳龄几何?修行几载?”

如弈道:“哈哈,本姑娘芳龄十八,貌美如花。我在天修行,一日顶十年。”

旁人若听到此话,定会笑掉大牙。神曦却似有领会,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道:“是我走眼了,想不到你才是此中高手。”

“哈哈,没有,没有,我随便说说而已,我只会些保命的小伎俩而已啦。看两位仙骨神姿,不知是何来历?”

第五夷歌道:“你可曾听说过端木莫羡?”

“端木莫羡嘛,鼎鼎大名的魔道四圣之一,当然知道!”

“我乃端木莫羡的师兄,这位神曦姑娘便是端木莫羡的师姐。”

“啊?!”如弈、李彦、甄三良、简能、庸和听到此处,顿时惊得目瞪口呆。端木莫羡的实力若放在当下,必是顶级。此二人若真的是端木莫羡的兄长辈,其实力定不可小觑。

第五夷歌面不改色,道:“我二人此番出山,只为游历修行,你们不必恐慌。”

甄三良喜笑颜开,拱手向前道:“原来是端木将军的师兄、师姐啊!失敬!失敬!我曾跟随端木将军七八载,对其甚是仰慕呢。能见到端木将军的家人真是太好了!”这二十多年来,甄三良为了寻找二代魔尊可谓费尽了心血。他看谁都像二代魔尊,又觉得谁都配不上二代魔尊之位。在寻找二代魔尊之余,甄三良不忘培养魔教四护法,可惜四护法始终达不到他所期望的高度。此番见到端木莫羡的师兄和师姐,甄三良感觉二代魔尊之位有着落了。

第五夷歌听说过甄三良的事迹,知道其对端木莫羡忠心耿耿。但端木莫羡陨落二十余载,甄三良却还好好的,令第五夷歌着实不爽,道:“师弟陨落的早,他的手下却过得潇洒得意,真是令人感慨啊!”

甄三良受到讥讽,不但不恼,反而继续赔笑着说道:“呵呵,话也不能这么说。等道兄来三千魔法洞,我自会陈述内情。”

“哼,那你等着吧!”

“师兄,这甄三良好歹是师弟的部下,你说话还是不宜过重为好。”神曦说罢,转身对甄三良说道:“我师兄适才言语过激,还望你切莫见怪。只因师兄与师弟情意深重,受不得师弟陨落之痛,故而有些急躁。”

李彦、简能、庸和见甄三良如此拉拢第五夷歌,心中不免咯噔一下。若第五夷歌投靠魔教,魔道再战恐会成为现实。

李彦道:“甄三良,你此番重现人间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“何事?呵呵。”甄三良故作神秘地说道:“天下风云将变,我提前出来透透气。”

“何谓风云将变?”

“龙兴,海起浪;龙落,海归潮。”

“恕在下愚昧,可否详述?”

“我有纵魂之法,可探万物生死之期,预感天下将有大变。”

“我还是不明白。”

“呵呵,不明白又如何?且看风云变幻吧。对了,李彦将军就没想过继承魔尊的遗志吗?”

“……想过。但我只懂武艺,恐难胜任。且我亦与正一道渊源颇深,实在难以抉择。入魔、入道、入军,都是为了家国天下。而我,我更喜欢征喋血沙场,保家卫国。”

“呵呵,挺好。将军义薄云天,着实令人钦佩!”

折医只是坐在一旁听着,并未发表只字片语。人微言轻的道理他是懂的,何况自己又是败军之将,根本无颜说话。

众人又叙谈几句后,便各自回房收拾东西去了。

中午时分,简能带着第五夷歌、神曦、李彦、如弈、折医、庸和、甄三良、云亭晚、云寄书等一干人赶往鹤鸣山。

众人走走停停,一路有说有笑,不知不觉来到到鹤鸣山下。

简能遥指前方,道:“诸位,前方便是正一盟威道所在了。”

神曦轻仰玉颈,连连赞叹:“道之祖庭,仙之云居,果然气度非凡!”

甄三良仰望仙山,恨从心起。若不是张道陵,撒星河也不会过早陨落,魔教之人也不会躲在深山二十余载不敢露面。
    快到山顶之时,甄三良说道:“第五夷歌,你真的稀罕那九阳升魂丹吗?不如拿九阳升魂丹换金龙鳞片吧。”
    “那倒是好,就怕简能道长不同意。”第五夷歌心里倒是愿意,嘴上却不说。
    “那有什么不同意的呢?同样是镇观之宝,有什么区别?正一道既然愿意协助李彦将军招兵,自然该拿出最大的诚意。”
    如弈听得不耐烦,道:“甄老头,你少在这里煽风点火!你安的什么心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早知道你这么坏,当初就不该带你来!”
    甄三良道:“我能安什么心呢?君子应成人之美,我只是替东海尊者思虑了一下而已再说了,那金鳞若不能发挥它的最大作用,跟废铁有什么区别?”
    第五夷歌听出这是激将之法。他正愁没机会与李彦比试,此时甄三良煽风点火,正合他心意。第五夷歌假装傻愣,顺水推舟说道:“就是的,一块破鳞片有什么好计较的!九阳升魂丹我不要了,那金鳞算我借你们的。他日我碰到龙安宁,剥她几块鳞片还你们便是!”
    第五夷歌狂言一出,立时将气氛搞得万分紧张。这龙安宁是何许人也,她可是李彦、简能、如弈、庸和等人的长辈啊!
    李彦紧握黑月勾天戟,面色铁青的说道:“第五夷歌,你休得胡言!若再放肆,莫怪我无情!”
    如弈直接开骂了:“你算什么东西,竟敢口出狂言!莫说你在龙姑姑面前走不过三招,即便在我等面前,你也不一定讨得便宜!端木莫羡当年叱咤风云之时,也没你这般狂妄自大。你以为你是端木莫羡的师兄就了不起了?依我看你连端木莫羡的一半能耐都没有!”
    简能、庸和也是义愤填膺,见李彦和如弈两位长辈已然表态,便没有多言。甄三良见目的已达成,悄悄给云寄书使了个眼色。

云寄书暗暗点了点头,接着踏云而去。
    双方剑拔弩张,必有一场生死较量。无论谁胜谁负,必定元气大伤。若魔教之人趁机攻打正一教,恐正一教不保。李彦道:“魔均是我的家人,我不想任何一家有事。折医、奉天承、伊长风、王程,你们速速守住正一盟威道四角,若遇来犯,定斩不赦!若魔教攻打正一道,亦除之!
    “是!”王程四人领命,急急赶往正一教。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甄三良强笑一声,主动退到一旁,道:“李彦,我魔教若想除掉正一道,早就动手了,何须等到今日?我就是想看看第五夷歌的柳叶金刀是何等绝技而已。”

第五夷歌只想天下扬名,并未想置正一道于死地,更不想便宜了魔教之人,道:“甄三良,你休要打渔翁之利的主意!即便我损耗过大杀不了你,我师妹神曦可不是吃素的!”
  “好,好,你们打!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!”甄三良摆了摆手,故作委屈地说道:“我就是个看客而已,诸位何必如此防备我呢。云寄书兄妹法力浅薄,我怕他们被误伤,故而让他们提前离开。皮糙肉厚,可以抗一些误伤,所以斗胆想看一看。能有幸目睹神仙斗法,想来此生无憾了!”
  如弈道:“简能、庸和,你们不急动手,先由我和李彦将军来会会他!”

神曦终于表态了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你们这是要二对一吗?”

如弈道:“若是切磋,自然是一对一。第五夷歌口出狂言,乃是冒犯之举,对他没什么道义可言!”

“呵呵,一打二,我喜欢!”第五夷歌单手擎刀指向李彦,道:“龙安宁很了不起吗?凭什么排位在我师弟之前?!若不是我师弟将打出原形,你们岂会捡到那块鳞片?那块破鳞片我要定了!此刀既出,不胜不归,你们可要小心了
   鹤鸣山顶狂风阵阵,杀气腾腾,一场大战已不可避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