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四章:东海来客闹仙山,十美画郎解重围。第三节:应龙传人

第四章:东海来客闹仙山,十美画郎解重围。第三节:应龙传人

第三节:应龙传人

庸和拔剑而出,一跃飞到来到李彦身旁,将其搀扶起来。

 “将军,你没事吧。” 

李彦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淡然一笑,道:“没事,习惯了!”

如弈看了一眼李彦,并没说话,和简能同时向天空施展法术。

简能挥动宝剑,向天空指指点点数下。片刻后,无数雪白剑气从其袖中窜向天空。 

如弈将竹棒向前一扬,出无数削尖的竹子。

这有何难!”神曦微微一笑,晃动紫金三清铃在空中飘动,嘴里念念有词:“风过月无痕,云过月无痕。月照千窗,不染半点尘。

神奇的一幕出现了。神曦虽移动缓慢,似有一团无形的墙保护着剑气和尖竹始终追不上她。就好像别人梦寐以求的女神,给人以希望,却又冰冷无情,令人魂牵梦绕却又遥不可及。

如弈紧锁眉头,自言自语道:“莫非这是‘不染红尘’之术?

如弈猜测不假,这确实是不染红尘。此术乃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护身法术。施展此术者无论被何人或者何种法术追击,均能与攻击者保持一定距离。
    神曦在空中游走一番后,飘然而落。她每向前一步,周身似有推手一般,逼得如弈、简能、庸和及李彦不自觉后退。
    如弈本来就是暴脾气,加之神曦如此盛气凌人,更令她怒火中烧,遂气急败坏地说道:“自恋是女神,冷脸装深沉大气不敢喘,吃饭羞见人。修来这一套老子是女人。女人见女人,甚是烦得很!”

简能听到如弈这酸酸的打油诗,紧绷的小脸瞬间如花绽放。她急忙用手遮住香唇,将头扭到一旁使劲憋笑。

“哈哈!哈哈!”李彦和庸和这两个傻大个却没有简能那般顾及别人感受,忍不住憨憨傻笑,将酝酿的怒气一挥而空。

神曦和第五夷歌同时横眉立眼,脸色煞白,连连怒斥:“放肆!”

简能见如弈彻底点燃了神曦二人的怒火,急忙提醒道:“师叔,小心了,他们可是真怒了!”

如弈心中谨慎,却依然嘴硬:“不妨!谁还不是个仙女啊!”说罢,将竹棒插在地上,接着轻轻拍了拍竹棒。

原本插在地上的竹棒,急速钻入地面,不一会便消失不见。竹棒消失的瞬间,如弈若空气蒸发一般不见踪影。

简能凭着对如弈的了解,知道她是奔着神曦去了,道:“李彦将军、庸和,我们一同对付第五夷歌。”

李彦不愧是军人出身,听令如风,果决勇敢。简能的话还未落地,他已腾空而起杀向第五夷歌。

“啊?”庸和这钢铁直男此时还未领悟到如弈的动机,一时犹豫不决。

简能一边施法向第五夷歌打出道道剑气,一边催促道:“庸和,你与李彦将军同进同退,务必逼得第五夷歌露出破绽,我在远处趁机偷袭。赶紧去!”

“哦,好!”庸和也顾不得揣摩如弈的动机了,急忙过去协助李彦。

狂刀怒刃,气势如虹。第五夷歌虽受了重创,大战李彦和庸和却不落一丝下风。如弈如此嘲笑神曦,着实触及了他的底线,他可不能让神曦受一点委屈。

话分两端,再说战场另一边。神曦见如弈突然消失不见,知道不会有好事发生,遂紧张戒备。

等了好一阵后,见周围没有反应,神曦遂调转目标欲攻击简能。

神曦刚移动脚步,突然感觉周围清风徐徐,知道如弈已突破了她的不染红尘之术。

呼!

神曦纵身一跃来到半空,对着地面连续挥掌打出道道金光。

轰隆隆!

大地尘土飞扬,震颤不已。

“嘿嘿,没用的!我这‘暖风缠枝’赖皮汉法术可是专克你这种冷美人的!”

清风过后,如弈突然出现在神曦身旁,挥舞竹棒对着神曦一顿猛攻。

神曦虽然手无寸兵,却丝毫不惧如弈。她挥舞长袖傲然向前,若一朵飘逸的彩云射出道道金光。

如弈本以为缠住神曦就有胜算,却没想到神曦近战功夫竟如此厉害。自己不仅未占得丝毫便宜,反而被逼得连连后退。

神曦连续挥舞两下长袖之后,猛然向前一步,连续打出两道金光。

金光近在咫尺,不仅刺眼无比,且速度奇快。如弈根本无法躲避,只得凭着本能拿竹棒格挡。

轰!

两道金光结结实实打在如弈身上,将其打出十丈之外。

“哟,有点厉害啊!”如弈赞叹一声,若野兽一般匍匐在地,猛然一晃身消失不见。

“好一个消散之术!”神曦猜想如弈会继续靠近,遂取下腰间的紫金三清铃轻轻一晃。

叮呤呤!

三清铃响过之后,漫天遍野开始花雨纷飞,一种从未有过的异香充斥天地。

不多时,如弈现出身形。见化雨便铺天盖地向她涌来,如弈放弃了原来打算,对着神曦怒吼一声:“呔!”

怒吼乾坤!

一声怒吼响彻天地,天地人鬼皆颤惧。吼声过处,漫天花雨瞬间被吹散,神曦亦不能幸免,若落花般飘落在地。

如弈趁势而上,欲一鼓作气打败神曦。

“呵呵,这一嗓子可不是凡人能有的啊!”神曦理了理发髻,目光变得冰冷坚定。她嘴角轻扬,开始念念有词:“红梅白雪雾朦胧,明月香风吻无声。殷殷向前忽迟步,唯恐梦醒一场空。可怜醒来亦在梦,不过移步他梦中。人生不过梦一场,月落流水水向东。”

梅林幽梦!

转眼间,如弈眼前的景象变了一番模样:月下,白雪皑皑,红梅点点。雾气时有时无,带着醉人的香气从面颊擦过,若吻一般香甜。

如弈发现神曦不见,知道自己中了幻术。天下幻术何其之多,如弈也不知中了哪一种。但她知道神曦乃是东海三山顶尖高手,幻术也必是顶级。

如弈不敢大意,小手紧攥竹棒,万分警惕地观望四周。

第五夷歌见神曦开始发力,自己也加快了进攻步伐。他猛然一挥刀,召唤出三个三丈长的石人。三个石人周身刀光环绕,均持两丈长大环刀,若潮水般攻向李彦和庸和。

简能射出一道剑气射向石人,见没有效果,急忙说道:“李彦将军、庸和,你们小心!”说罢,单手持剑奋力向前一挥,射出了三道两丈长的湛蓝巨剑。

轰隆隆!

三道巨剑从石人后面袭来,将石人击得东倒西歪。

石人虽收到创伤,却没有裂开,而是继续杀向庸和和李彦。

第五夷歌见简能剑气力道非常,知道不能放纵她肆意袭击,遂紧握斩马刀用力一抖。

呼!呼!呼!

第五夷歌周身风声大作,紫气升腾,若狂龙一般冲了过去。他仗着有紫气护身,完全不顾防守,对着李彦和庸和一阵虎狼劈砍后,纵身一跃杀向半空中的简能。

庸和见第五夷歌调转目标,欲施法偷袭。哪知道一眨眼功夫,第五夷歌已到简能面前。

配合作战,有利也有弊。此时李彦三人方体会到了其中弊端。这第五夷歌迅猛疯狂,令众人招架不及不说,更使得众人不敢随便使用法术,生怕一不留神伤了自己人。

“简能,小心!”李彦大声提醒道。话音刚落,三个石人又杀将过来,令李彦和庸和无法再分神。

“你们且管好自己,莫管我!”简能目光坚毅地凝视前方,并没有丝毫慌乱,对着第五夷歌眉心用力一指:“定!”

定身术!

第五夷歌正劈刀而下,突然呆若木鸡,立时不能动弹。

说时迟,那时快。简能抓住机会,轻展玉臂一剑刺下。

嘡啷!

宝剑刺中第五夷歌肩膀,却似砍到铁上一般。

“哼!就这?”第五夷歌满脸不屑,嘴角上扬嘲笑道。

简能不搭话,大步向前一掌打去,将第五夷歌推出三丈之远,接着右手挥剑,在前方顺时针连续画圈。

“雕虫小技!”第五夷歌冷笑一声,一抖身摆脱定身术束缚,接着又冲上前去。

第五夷歌每向前一步,感觉似在泥潭中一般,举步跳跃甚是艰难。此时,阵阵狂风从半空中袭来。狂风如刀,夹杂着刺骨的冰棱,若冰河塌陷般翻腾而下。

庸和见简能得手,急忙持双剑向前一指,朝第五夷歌打出两道黑色水雷。

“徐行渐止?天上冰河?”第五夷歌暗自猜测。眼见腹背受敌,第五夷歌又无法施展土遁,只得双手捧刀立于眼前,嘴里念念有词:“一人一颗心,却分阳和阴。面目晴转雨,亦是我本真。”

两面四臂!

第五夷歌若发芽一般,从身后长出一个人来。那人手持白色扇子,身形细长,皓齿明眸,肤若白玉,长发飘飘,完全一副贵家公子的模样。

第五夷歌与身后之人均右手持兵器,左手向各自方向用力一推,异口同声念念有词。

不恋江山!

无数飞石从第五夷歌及身后之人的左掌蹦射而出,若火山喷涌一般,带着炙热的熔焰射向简能、李彦和庸和。

轰!

飞石与冰棱、水雷撞在一起,搅得天地震颤,日月无光。鹤鸣山开始轻微摇晃,不少巨石从山上落下,鸟兽四散而逃。

简能生气地看着四周,开始担心鹤鸣山及道观的安危。一番思索后,她继续挥动宝剑发动天上冰河之术。

庸和则没有再进攻,他将宝剑往身后一抛。那两把宝剑若长了眼睛一般,自动归到庸和后背。庸和立在半空,双手立于眼前,以顺时针方向急速交叉环绕。

八卦盾!

庸和双手之间赫然出现一个十丈长的太极图,上面八卦按乾南,坤北,离东,坎西,兑东南,震东北,巽西南,艮西北顺序依次排列。

飞石迸射而来,在八卦盾上疯狂撞击,却不能破盾而入。

“李彦将军,要上了!”庸和说罢,双手开始逆时针交叉环绕。

八卦盾上的八卦现出荧荧紫光,开始左右交叉移动,变成巽东南,离南,坤西南,兑西,乾西北,坎北,艮东北的顺序。

庸和撤回双掌,接着用力往前一推。

太极无极!

那八卦盾开始疯狂旋转,若炮弹一般一飞而上。

李彦借着八卦盾掩护来到半空,接着抖动身形来到第五夷歌身旁。

第五夷歌前后两面均无懈可击,但两侧却是软肋。他见李彦从身旁杀来,并没有慌乱,而是直接将手中的白扇扔了出去。

那扇子似跟李延有仇一般,陡然变成五尺之大,对着李彦疯狂攻击。

“啊!”李彦冷不防被扇子一击,加之自己不会腾云驾雾的法术,很快在半空陷入被动。

李彦无可奈何,只得落在地上,一边阻挡扇子的攻击,一边保护庸和免遭三个石人的伤害。

甄三良见战场危险异常,早带着云亭晚躲得远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