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四章:东海来客闹仙山,十美画郎解重围。第四节:梦中有梦

第四章:东海来客闹仙山,十美画郎解重围。第四节:梦中有梦

第四节:梦中有梦

另一边战场,如弈正深陷在神曦的梅林幽梦之中,痛苦不堪。

梅林幽梦,内设九重幻梦,梦中有梦,环环相扣,每一重梦境都凶险异常。入梦者以为是在做梦,醒来之后其真实度增加一分,但其实还在梦中,须连续醒来九次方能破解。每破解一层梦境,入梦者至少损耗一成功力,即便有幸能突破九重梦境,真正醒来时已孱弱不堪,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。

如弈已经醒来三次了,她头脑虽然保持着清醒,却不免痛苦、恐惧和绝望。前三次梦境中,她先后经历了被父母抛弃、父母反目成仇、杀母弑父的人间悲剧,开始有些精神崩溃了。

这三个梦相互关联,如弈每醒来一次,总是喜极而泣,却发现下一个梦竟是上一个噩梦的延续。她不断提醒自己这些梦皆是荒诞,却总是在相信和怀疑中挣扎。她不敢醒来,怕世人嘲笑、辱骂甚至追杀;她又想醒来,又怕醒来后的世界比梦中更残酷。

如弈若过街老鼠一般在梅林赶路,突然看见天河龙王出现在眼前,其身旁站着被五花大绑的如弈的父母。

如弈自小受龙安宁照顾,且学艺于龙安宁,对龙安宁甚是依赖尊敬。

“姑姑,你来了!太好了!父亲大人、母亲大人没有死!太好了!我没杀死他们!”如弈兴奋异常,忍不住扑到天河龙王怀里哭泣。

“好了,没事了。”龙安宁轻轻拍了拍如弈的肩膀,诡异一笑,道:“你给他们松绑吧。”

“哦,好!”如弈一边给母亲松绑,一边问道:“姑姑,你为什么要绑着他们啊?”

“这个嘛,我饿嘛,他们是用来吃的!”

“啊?!你是谁?!”

“我是你龙姑姑啊!”龙安宁面露微笑,容貌却忽然变成另一幅模样。

“不对!”如弈吓得跳到一旁,拿竹棒指着龙安宁,道:“你到底是谁?!为什么假装龙姑姑!”

“我就是你姑姑啊,不信你看!”龙安宁说罢,手中赫然出现一柄巨剑。

“你要做什么?!”

“让你看清楚我是谁!”龙安宁说罢,单手挥剑将如弈的父亲劈倒。

“啊?!”如弈一下瘫倒在地,惊得目瞪口呆。

龙安宁扔下宝剑,轻轻扶起如弈,道:“现在你相信我是你姑姑了吧。来,我们把他吃了吧!”

“走开!”如弈一把推开龙安宁,抱着父亲的尸首嚎啕大哭。

哭了一会,如弈发现自己的父亲并不是这般模样。如弈是不知道父母的样子的,只是在第二重、第三重梦境中遇见过而已。

“不可能……这不是真的!这一定是做梦!”如弈急忙起身,刚跑了两步,又停了下来,暗自思索:“龙姑姑看起来是真的啊!父亲、母亲大人的样子也差不多……肯定是龙姑姑知道我还父亲大人、母亲大人的事了,然后复活了他们。姑姑这么做,是为了弥补我的罪恶呢,还是想要拿父母作证人告我?……不对,前面明明是梦,这次也肯定是梦,姑姑不可能这么狠毒……”

如弈越想越乱,头脑开始嗡嗡作响,兀自蹲在地上埋头痛哭。

许久之后,如弈终于长舒一口气,自言自语:“不过是梦而已,都是假的!”

如弈闭上眼,强行不让自己想任何事情。

“哎,你睡在这里干吗?起来了!”

“谁啊?”如弈睁开眼,见是龙安宁在推搡她。

只见龙安宁满身尘土,手里拿着一个铲子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帮忙搭把手,把他们埋掉!”

“什么?!”如弈吓得浑身发冷。转头看见自己的父母均倒在血泊之中,顿时崩溃了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做,是听龙安宁的话,还是杀了龙安宁……

“呜呜呜呜!”如弈不知所措,趴在地上放肆大哭。

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如弈突然醒了。眼前只有风花雪月,没有任何人。

“原来还是梦……太好了……”如弈释然了,流下了欣慰的泪水。她不敢再躺着了,更不敢睡觉了。

呼!呼!呼!

一群天兵赫然出现在如弈面前,道:“呔,大胆妖孽,竟敢弑母杀父,还杀了天河龙王!本将这就将你捉拿,让你受尽一切刑罚!”

“什么?!”如弈惊恐万分,开始紧张回忆自己的所作所为。

想了半天后,如弈哭泣着说道:“之前只是梦而已,我已经醒来了啊,为什么会这样?我在梦中也没对龙姐姐做什么啊?何况父亲、母亲大人并不是我杀的啊……”

“大家一起上,抓了她喂狗!”领头的天兵说罢,率先冲了过来。

“是!”其他天兵听到号令,也齐齐掩杀过来。

“不是我杀的!我没有!”

如弈边说边跑,渐渐来到一片空地。她想找个地方躲起来,却发现脚下突然黑水涌动,更有无数恶臭袭来。

“呕!”如弈开始疯狂呕吐。她想逃离这片水域,却似被粘住的飞蛾一般动弹不得。

天兵越来越近,恶臭越来越浓烈,冰凉的黑水下似乎有东西在涌动……

另一边战场,第五夷歌两面均诡异一笑,接着发出嗤嗤的尖叫声。

简能、李彦、庸和被第五夷歌的叫声扰得头皮发麻,正暗自疑惑之时,发现第五夷歌不见踪影。

“出现了!”李彦率先发现第五夷歌行踪,急忙提醒。

但见第五夷歌已变回一头双臂的模样,身长约十丈,挥舞着八丈长的万里斩马刀劈向庸和。

“小心!”李彦向前一扑,抱着庸和躲开了斩马刀的劈击。但斩马刀力道过于雄霸,李彦和庸和被震得纷纷吐血。

“去死!”第五夷歌尖叫一声,疯狂劈砍着鹤鸣山。

轰隆隆!轰隆隆!

鹤鸣山疯狂颤动,无数巨石从山坡陆续滑落,山顶的道观也开始摇晃起来。

简能见鹤鸣山受损,心中悲痛万分,不顾一切地扑向第五夷歌。她若一只疯狂的蝴蝶在第五夷歌头顶飞舞,并散发出五彩斑斓的流光。

“师姐,怎么办?!”庸和大声问道。

简能想都未想,语气坚定地说道:“不论如何,家要保住!不能让他损伤鹤鸣山!”

“少废话!”第五夷歌怒吼一声,挥起举手拍向简能。

“唔……”简能结结实实挨了一掌,若蒲公英一般散成了飞絮。

“庸和,准备!”空气中,简能大声说道。

“明白!”庸和说罢,周身突然闪电环绕。

庸和刚回应完,四方飞絮突然汇聚在第五夷歌头顶前方,逐渐幻化成简能模样。

第五夷歌刚想挥刀劈击,哪知简能更快一步,在幻化过程中挥剑向前一指。

弱水三千!

哗!

简能身后突然涌出滔天巨浪,铺天盖地地卷向第五夷歌。那巨浪说来也怪,它能将第五夷歌卷得摇摆不定,却不伤及花草树木半分。花草树木被巨浪略过之后,只似被微风吹了一下而已。

第五夷歌虽是巨人之姿,却在水中无法前进一步,更无法腾云而起。

趁着第一波巨浪拍向第五夷歌之际,庸和纵身一跃窜入弱水之中,接着消失不见。

“呵呵,想冲我下去?门都没有!”第五夷歌冷冷一笑,拄刀趟水大步向前。

第二波巨浪袭来。第五夷歌并未在意,只是抬起左手阻挡。

庸和突然从浪头出现,借着巨浪之力快速冲到第五夷歌身前,紧接着对第五夷歌连续打出六道金掌!

六画纯阳!

“啊!啊!”第五夷歌周身突然爆裂,身上的真气四射而出。

庸和不停歇,飞起一脚将第五夷歌踹翻在地。

此时,巨浪席卷而来,将第五夷歌连同周围的乱石一并冲下山去。

 “师姐,得手了!”庸和兴奋地说道。

“怕没那么简单!”简能紧盯着着第五夷歌远去的背影,不禁眉头紧锁,看似心事重重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好像看到了他的真身……他远没有发挥出最大威力……”

“师姐看到了什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