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虎穴-免费文学集结地-平阳虎穴-无道黑白-凤凰求贤曲-暝途听笙-破曙之光-道教小说-烟雨红船    晴天恨雪    第五章:情字入心乱徘徊,虽是易解却难猜。第二节:无言自知

第五章:情字入心乱徘徊,虽是易解却难猜。第二节:无言自知

第二节:无言自知

话分两端,再说鹤鸣山道观。自第五夷歌大闹鹤鸣山后,简能、李彦、如弈等人一面加强戒备,防止第五夷歌和魔教之人再次来袭,一面对房屋和山体进行修复。

鹤鸣山有一高峰,名曰天柱峰。此峰高耸入云,常年寒雪纷飞,却是简能最喜欢去的地方。

半个月间,简能来过天柱峰三次了。她每次都会在峰顶待很久,看似是闲情观雪,实则在等待一个人。

君欲何往?天知地知。

我欲何往?风知雪知。

机缘巧遇?你知我知。

海誓可许?无言自知。

天空白雪纷飞,一道白色的人影飘然落向天柱峰。

简能见到此人,平静的面庞显出一丝欣喜。她不再专注落雪,缓身向前走了两步。

白衣男子大步向前,对着简能会心一笑:“这么巧,你也在。多日不见,一向可好?”

简能亦微微一笑:“多谢挂念,向来安好。”

二人恭让有利,看似并不熟悉,但彼此的情义却如浩海般深厚。

皑皑雪峰之上,二人并肩而立仰望长空,内心的烦躁一扫而空。

此白衣男子名叫血战,其身高七尺,面若雪山,鼻梁高挺,冰冷的双眸带着丝丝凄凉和悲壮,双眉若剑一般插在稍显凌乱的乌发之中。血战乃是魔教四大护法之一,之前攻击正一道的那只海东青便是他。

血战在三年前偶遇简能,与她一见如故。只因二人性格内敛,故没有说破,但早已把对方当成一生牵挂。二人偶尔在一起说说话,或者一起观赏风景,但并不询问对方的身份,亦不透露自己的身份。

这,才是真正的喜欢,生而注定的牵挂,不由自主的等待,默契无间的微笑。若风一般无形,似水一般沉静,无须夸张的言语,更无须激烈的表达。

血战知道简能是在等他,也知道她怕冷,道:“这里太过寒冷,我们下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简能温顺地点了点头,转身跟在血战身后。简能是怕冷,但并不是因为怕冷才下山的,而是女人天生为一人的温柔在驱使。若血战想一直待在山顶,不管是何种寒冷,简能都是愿意陪伴的。

血战对简能,亦如简能对自己。若简能想去其他地方,血战也会欣然同意的。

血战在攻击正一道时用的是真身,故而简能不知道那只海东青便是他。也就是在那时,血战方知道简能是正一道坤道护法的身份。

“唉!”血战望向远方的道观,不禁叹了一口气。自己是魔教之人,而简能是道教之人。魔道不两立,也不知简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作何感想。

简能见血战垂头丧气,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看你最近消瘦了许多,可是有什么心事?”

“没什么大事。最近家中偶有歹人袭扰,故而有些劳碌。”

“抓到了吗?”

“没有。那些人甚是厉害,有些我都叫不出名字……”

“你以后要小心点,这可能只是开始。”

简能故作轻松,微微一笑,道:“放心好了,没事的,我还有师兄、师弟帮忙呢。”

“嗯。”血战点了点头,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我也会替你留意的。”

“咦?”简能眼睛一亮,调皮又兴奋地问道:“听你这么说,看来你是知道我因何烦恼了?”

“呵呵。”血战会心一笑,道:“你是正一盟威道张天师的师姐。”

“那你干嘛不来正一道?”

“我……我怕你们嫌弃我……”

“不会的,道观内的人都很和善的。”

咚!咚!咚!

二人正说话间,远处一阵雄浑的鼓声传来。

简能遥望鹤鸣山,露出欣喜之色,转而又满脸遗憾,道:“我得回去了,天师和师兄回来了。”

血战亦是不舍,道:“哦,那你去忙吧,我四处逛逛。”

“最近不太平,你小心点。”简能叮嘱两句后,依依不舍驾云而去。

“唉……”血战目送简能远去后,再次长叹一声,接着陷入沉思之中:“若不是因为自己是海东青,哪会被猎人苦苦折磨?若不是经历了无数次的生与死,怎会彻悟善恶之理,进而跟随甄三良加入魔教?简能若是魔教之人该多好……不,入魔之人皆身世悲惨,简能不会成为魔教之人的,她不会也不该承受那无边的苦难……魔道若能和平共处该多好……可惜,甄三良一听到正一道就咬牙切齿……不知未来的魔尊会怎么对付道教……对了,魔教现在还没有魔尊。为了简能,也许我该觊觎下那魔尊之位,或许能化解魔道恩怨……”

血战思虑了很久,逐渐有了些打算。见天色已晚,他不再逗留,悄然化作一团白烟消失在丛林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