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清美园

华清美园

 

    泱泱中华,浩浩五千年,文魁武首层出不穷,若熠熠繁星,光照天下。

    有一投机客,欲效仿先祖圣贤。奈何才思不足,难成气候,遂攀附蛮夷以求速成。其贬国诋民若疯犬,莫不能言;辱家辱祖似仇敌,声嘶力竭。

     蛮夷喜之,大肆夸赞吹捧。言其文章至情至理,千古罕见,堪称当代大哲,并赐铁卷丹书以示褒奖。

    众人闻之,议论纷纷。或曰:“名垂千古,光宗耀祖。”或曰:“吃家卖家,诚不如狗,终将被唾弃。”或曰:“云章溢彩,吾受益匪浅。吾辈诚不如他人也。”或曰:“蛮夷眼拙,为何不对吾另眼相看?吾之媚文,何曾逊这厮半分?”或曰:“此捷径也,吾须速速效仿!”

    喧闹过后,众人各行其是,渐无人再提此事。

    有始必有续。一日,京都华清美园内,一群羽翼初丰男女搔首弄姿,竭尽自丑自亵之能事。众目睽睽下,其急急向前若野鸡迎客,匆匆换衣似媚药入身。恨不能脱裤以表谄媚取宠之意,痛不能纹“恨国”于脸以表离族叛家之心。早忘家国之耻,更不知何为凤胆龙魂,只为博蛮夷会心一笑。

    众人哗然,斥责悲叹之声不绝于耳。美园之人充耳不闻,故作无事发生。

    众人愤慨,声讨愈烈。一狐媚男子不堪辱骂,挺身向前,辩曰:“非也,非也,此高尚艺术也,非凡夫俗子所能懂。”众人不以为然。不久,暗处一声传来:“汝等莫要责骂,此乃设计师之过也。”众人寻声望去,不见其人,只知是乌龟惯用伎俩。

    悲愤之余,不禁思虑:堂堂华夏未来,为何沦为如此境地?!媚外之风何时可止?!

    树不正,在于根;根之溃烂,在于土壤。培土育根之园丁,乃是罪魁!

    生在华夏,厚享国之俸禄,眼里尽是番邦明月,皮骨充斥卑微丑陋。此等人物,不念国恩,如何培育出有识之才?!

    自贱自轻,恨不能一飞而出,又恐不受待见。此等人物,纵有千万才学,又有何用?!不过是郁郁不得志之舔狗尔尔。

    时至盛夏,华清美园定繁花似锦,馨香如潮。但此时心绪,却不复一丝向往崇敬之意,脑中只浮现三个字:“丽春院”。

    恨未消,意难平,无奈和!

    唯发此文,以宣泄悲痛之情。

 

 

也许戾气过重了,但当时确实是这种心情。

自己做得,自己就得认!

清者自清,浊者TMD活该被骂吧!